公益性学术出版:问题、责任与对策

  公益性学术出版:问题、责任与对策

摘要:市场条件下我国公益性学术出版面临困境。出版企业出于经济压力,往往忽视乃至排斥缺乏市场销量的公益性学术出版。但学术出版是推动学术发展与科技进步的重要机制,国家和我国出版企业均应重视支持公益性学术出版。当前应明确公益性学术出版的衡量标准,创新国家对公益性学术出版的扶持方式,完善出版企业评价与奖惩机制,提高编辑人员从事公益性学术

  出版的工作能力,以大力发展公益性学术出版事业。

关键词:公益性学术出版;转企改制;出版企业;社会责任

  

 

  

在出版企业引入市场机制的条件下,出版企业如何既把握经济效益,又兼顾基础性学术研究成果的公益性出版,国家应该采取何种措施扶持基础性学术成果的公益性出版,是关乎出版事业能否促进学术进步的重要问题,亟须探讨与认真解决。

  

 

  

一、市场条件下公益性学术出版的问题

  

 

  

基础性学术成果的出版应被列入公益性出版的范畴。我国出版业改制后,仅人民出版社等极少数出版社专职承担公益性出版任务,不过,这少数几家公益性出版社所能满足的公益性出版需求是极为有限的,只能解决政治类、民族类、盲文类图书的公益性出版问题,而公益性学术出版,诸如基础性学术研究成果的出版工作,技术性强、工作量大,无法由少数几家公益性出版社来完成,必须有相当数量的出版企业,尤其是大学出版社来承担。国家对不承担公益性出版任务的出版企业所进行的基础性学术成果的出版活动,目前仍缺乏必要的公益性扶持。

  

 

  

任何学术研究和学术创新,都离不开基础性研究成果的积累与传承,独创性的基础科学研究活动,虽然不能很快显示出其应用价值,但它是一个国家科技创新力和竞争力提升的基础和关键。但我国对基础科研的资助相对薄弱,“长期以来,我国科研资助活动以实用性作为导向,以‘能否带来现实性的经济效益’作为原则,将大部分科研资金投向一些见效快、收益好的科研板块中,如应用研究板块和实验与发展研究板块,而基础研究则由于其风险大、收效慢的特点而几乎长期处于一种被忽略的局面。"①没有国家或社会对基础性研究的补贴或扶持,基础性学术成果的出版是举步维艰的。

  

 

  

基础性学术研究成果的出版是缺乏市场销售量的,会给出版社造成一定的经济负担,但不出版又会使学术成果难以传播。目前,我国基础性学术成果的公益性出版正面临着这种徘徊难行的状况。一些高校出版社虽然没有公益性出版的硬性压力,但是从扶持所在学校基础学科、前沿学科、重点学科出发,仍然一如既往地担负着大量的基础性学术成果的公益性出版工作。但改制后,更多的出版企业出于经济指标的压力,将越来越注重能够最大限度地产生经济效益的出版项目。出于经济效益考量,很多出版企业越来越偏好具有市场价值的图书出版,而忽视乃至排斥缺乏市场销量的基础性学术成果的出版,除非作者自费出版,否则出版企业是不会给予支持的。市场机制有利于促进企业提高经营效益,但是,市场机制的弊端也很突出,即引导企业过分关注经济效益而忽略社会效益。所以,单纯依靠市场机制并不能有效解决基础性学术成果的公益性出版问题。如果得不到国家的明确支持,基础性学术成果的出版今后会越加困难。

  

 

  

二、公益性学术出版是我国出版企业的应尽责任

  

蔡元培先生曾说:“一个国家或民族要在世界上立得住脚,而且要光荣地立住,是要以学术为基础的。……学术昌明的国家没有不强盛的;反之,学术幼稚和知识蒙昧的民族,没有不贫弱的。"②学术出版是学术发展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是高校或科研机构基础学科培育和发展的重要保障,学术出版记载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以及人文科学的发展,它在传播学术、推广科技文化、倡导人文精神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极大地推动着人类文明的进步。欧美大学出版社的学术著作在学术界享有广泛的声誉,哈佛大学、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的出版机构正是凭借学术出版而蜚声全球。

  

 

  

公益性学术出版理应受到社会各界的重视与支持。我国出版界对于公益性学术出版更应具有正确认识。公益性学术出版是值得普遍关注的,是国家的责任,也是所有出版社的责任,所有出版社都有责任兼顾公益性学术出版活动,而不是少数公益性出版社的事情。在市场机制条件下,所有出版企业都需要处理好经济效益和社会责任之间的关系。转企改制并不意味着出版社社会责任的消失。首先,虽已转企改制,但出版社依然是国家给予重要扶持的特殊企业,国家在行业管理、版权管理、市场准入制度等方面,都给予出版社一些特殊的地位和关照,出版社没有理由把这些关照视为自己获取市场利益的资本,而不对国家、对社会给予一定的回报。其次,社会责任是出版社永恒的责任,并不会由于转企改制而消失,这也不是出版体制改革的初衷,改革应使出版社更好地兼顾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而不是顾此失彼;再次,出版社在兼顾社会责任的时候并不是孤立无援的,国家还会采取各种形式给予必要的扶持。只是在当前,对于出版社在兼顾社会责任方面,国家应该给予何种方式、何种程度的辅助尚未提到议事日程。相信在各方统一思想认识的前提下,对于公益性学术出版问题,将会逐步把国家的责任和出版社的责任有机结合起来。因此,所有出版社均应关注与支持公益性学术出版,尤其是基础性学术成果的公益性出版,这是我国社会主义出版工作特殊的历史使命,任何出版机构都责无旁贷。

  

 

  

三、市场条件下公益性学术出版的出路

  

1.明确公益性学术出版的范畴

  

原则上说,所有基础性、前沿性、原创性学术研究成果的出版,均应属于公益性出版活动。但是学术研究的情况比较复杂,有些是被国家有关部门认定并给予一定资助的研究项目,有些是学者自由选题、自费进行的研究项目,究竟哪些研究成果的出版需要给予扶持,应该进行研究和界定,规定公益性学术出版的明确标准与范畴,因为国家对基础性学术成果的出版能够给予的扶持是有限的。对于已经获得研究基金资助的基础学术研究,原则上不应再享受公益性出版扶持。没有获得基金资助的基础学术研究,则需要对其研究课题和成果进行鉴定,属于公益性出版扶持范围的,方可给予一定的出版扶持;不属于公益性出版扶持范围的,则由研究者自筹经费出版。

  

 

  

2.创新国家对公益性学术出版的扶持方式

  

创新公益性出版的扶持方式,需要从多方面入手:①加强国家支持公益性出版的舆论导向,引导社会力量关心和资助基础性学术研究成果的出版。②在国家出版基金基础上加强公益性学术出版的扶持力度,专门扶持没有获得科研基金资助,但经过国家职能部门鉴定,属于公益性出版扶持范围的基础性学术研究成果的出版工作。③国家税收部门对基础性学术研究成果的出版提供免税支持。④建立基础性学术研究成果出版的国家采购或政府加工订货机制,稳定销售数量,降低出版成本。总之,要理顺政府扶持和市场驱动等多种支持力量的关系,构建以政府支持为主、社会力量支持为辅的公益性学术出版扶持体系。

  

 

  

3.完善出版企业的评价与奖惩机制

  

出版社转企改制之后,经济效益成为评价企业发展的主要指标,这种评价机制非常不利于基础性学术研究成果的公益性出版活动。应该进一步完善出版企业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并重的评价机制,鼓励出版企业关注和支持基础性学术研究成果的公益性出版,对于那些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均突出、积极开展公益性学术出版的出版企业,要给予必要的精神和物质奖励,并提供一定的税收扶持;对于那些对于公益性学术出版态度消极甚至抵制的出版企业,应当给予警示,督促改进。

  

 

  

4.提高编辑人员对公益性学术出版的执行力

  

由于开展公益性学术出版活动需要对基础性、前沿性学术研究成果进行甄别和界定,因此,提高编辑人员开展公益性学术出版活动的工作能力显得非常重要。编辑人员要加强学习和研究,及时掌握特定领域基础性、前沿性学术研究的动态,大量收集和掌握基础性、前沿性、原创性学术研究者的基本信息,掌握其研究的进展情况。还要学会甄别这类研究成果是否属于公益性学术出版扶持范畴。对于有些学者自由选题、自费进行的研究项目,如果属于基础性、前沿性、原创性学术研究的方向,应帮助作者积极申请国家公益性学术出版认定和资助。

  

 

  

四、结语

  

真正高水平的基础性学术研究的道路是艰辛的,但它的影响是深远的。我们出版企业要有深远的眼光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意识,发现、培植、支持基础性学术成果的出版工作。国家要制定相关的扶持政策和机制,大力扶持基础性学术研究成果的公益性出版,促使出版企业在市场条件下既注重经济效益,又兼顾社会效益,为我国的学术积累、学术创新和学术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黄丽谊)

  

 

  

注释:

  

①王彦雨,程志波.我国基础研究资助体系的历史沿革及演变路径律分析L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1(22):94—99.

  

②蔡元培.中学修身教科书[M].北京:商务印书馆,1919.

  

 

  

 

  

 

  

 

  

相关阅读:

  

中国学术出版尴尬现状:重要成果95%以上在国外发表

  

医学学术出版商爱思唯尔与京东达成合作

  

学术出版的回归与困惑

  

优质学术出版需要什么?

  

陈昕:资本时代学术出版不再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