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团队吴文辉出走始末:经典“盛大式问题”

  起点团队吴文辉出走始末:经典“盛大式问题”

 

  

 

  

 

  

 

  

 

  

3月初,网络文学界的铁桶江山绽开巨大裂痕。起点中文网(下称“起点”)创始团队集体请辞,大半核心编辑追随而去。

  

 

  

这场风波看起来与个人江湖恩怨并无太多关联。这是一个经典的“盛大式问题”:自上而下的集团意志与具体业务公司自主发展之间的碰撞。

以性格刚烈著称的起点网创始人吴文辉及其同伴们,最终选择了出走。在经历一众互联网投资者的追逐之后,他们最终面对的几乎就是腾讯、百度二选一的方案,新的站点预计在五六月间正式上线。

3月30日,盛大文学CEO侯小强接管后的起点召开作家会议。盛大集团董事长陈天桥亲自出席为起点打气。陈天桥提出用户正在多元化,网络文学正不断走向主流,未来大有作为。他说,当初收购起点只是看中模式,起点是一粒种子,良性发展已久,已不再依赖于人,数据挖掘将给作家们更好的未来。

同日晚间,吴文辉告诉本刊记者,下周他将办完离职手续。他对出走团队的能力、资源充满信心,认定未来“三分天下”格局中,除了起点、其他竞逐对手,还必将有其团队的一席之地。

在泛娱乐化的同时,原创文学内容这块璞玉,同时兼有版权资源和移动互联网入口的宝贵价值于一身,人人垂涎。而今,这块“连城之璧”分于起点与出走团队两处。

谁能夺之?这是留给网络文学界和互联网行业的最大悬念。

出走

酝酿集体辞职确有逼宫之意,只是,这一计划提前走漏了风声。

3月1日,起点在杭州举行作家会议。吴文辉、商学松等起点创始团队和管理层,与部分核心编辑团队及重点“大神级”作者通气,询问是否愿意一同脱离起点,另立新站。 此时他们已不得不加快筹备的速度,密谋逐步变成“阳谋”。

早在2月,起点团队与百度接触的消息已在业内扩散。起点团队人员曾向本刊记者开玩笑地抱怨,百度内部信息暴露得太早。

3月1日,侯小强陆续收到多路线报,起点团队要走了。他询问吴文辉,得到了否认的答复。不安的侯立即上报集团董事长陈天桥和总裁邱文友。陈天桥致电询问吴文辉,得到的答案依然是否认。

此时的起点创始团队,的确还没下定出走的决心。他们还舍不得起点,想真正拥有这个亲手养大的孩子。

2002年,吴文辉、商学松等人创办了起点中文网,并建立起千字2分—5分的VIP阅读收费模式,逐渐培养出引以为傲的作家生态。2004年,盛大以200万美元全资收购起点,奠下盛大文学的第一块,也是迄今最重要的基石。吴文辉等创始团队从那时起一直管理着起点。

一些曾与盛大文学接触的潜在投资者提供的信息,或可揭示起点的分量:2012年,盛大文学营收10.8亿元,起点营收3.6亿元;盛大文学全年盈利略超1亿元,起点盈利约7000万元。

2008年,盛大文学正式成立,通过收购组成了包括多家原创网络文学网站、线下出版社等10家主要公司的资产结构。2011年,盛大文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赴美IPO申请,但延宕至今,仍未成行。

3月1日上午,盛大集团总裁邱文友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盛大文学是非卖品。但事实上,陈天桥本人的意志未必如此坚决,邱也承认,不断接到各路投资者发来的报价。

大半年前,吴文辉及其团队就向陈天桥提出了起点MBO(管理者收购)计划,吴获得了一家有力的PE的支持,打算收下起点独立运营,请“桥哥”退出。

这一计划进展得并不顺利,问题在于价码。吴文辉团队的MBO计划最开始的出价是4亿-5亿美元,而陈天桥的出价是:买起点8亿美元,买盛大文学也是8亿美元。陈天桥不相信吴能成功,“8亿美元的价格,我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没找到买家。与资本打交道,你能强过我吗?”

于是,起点创始团队开始萌生退意,酝酿集体辞职确有逼宫之意,只是,这一计划提前走漏了风声。

3月1日的会议成了危机爆发的导火索。自杭州返回,起点团队发现公司内部气氛紧张异常。3月5日,尚在北京参加两会的陈天桥电召吴文辉星夜进京会谈。据吴文辉说,这一夜他和陈再度提及MBO话题,陈天桥也表达了挽留之意,甚至提出吴文辉团队可以成为公司经营者,股权也能商量。

这一夜,话未竟,局未定。次日上午,商学松以下的起点核心团队20多人集体提交了辞呈。至此,起点创始团队的两手牌都已摊开,提交辞呈后尚有30天工作时间,他们本希望在此期间相抗陈情。

3月6日下午,情况急转直下。吴文辉还在返回上海的途中,盛大文学官方已发出公开邮件,宣布接受创始团队的辞职申请,并明确提示希望离职人员遵守职业道德。同时,侯小强宣布接管起点,并随即派出团队入驻,与未离开的员工谈话,公布新的管理机制和人事安排。

“当时我都蒙了。”一位盛大文学高管说,一切来得太突然。对侯小强和吴文辉而言,都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

3月7日午后,一位未请辞的起点员工对本刊记者倾诉了办公室内发生的乱象。留下的员工被召集开会,宣讲内容为起点创始团队违背了公司的整体策略,阻碍了起点的发展。

3月11日,陈天桥在盛大内部发了一封群体邮件,表态支持侯小强,称侯小强通告接受起点团队辞职时已获其首肯。此间,侯小强连续表态将加强作家福利。

3月17日,侯小强发布了“条件不限,待遇从优”的编辑与主编招聘信息。

3月21日,吴文辉选择放弃起点,他向一路支持他的PE
发去邮件,诚恳地表达歉意:MBO计划到此为止。

直到最后,这家PE仍竭力争取,甚至愿提升价码。但吴和他的战友已不想再纠结下去。追随的团队和作家们摩拳擦掌、欲开新天的热血不能空冷,诸多投资方的追逐也引发纷繁猜测,吴文辉需要尽快开始新的故事。

见过很多互联网巨头、投资巨擘的老板,但只有面对陈天桥时,吴文辉会感到巨大的压力。“桥哥”的“现实扭曲立场”让盛大内部的高官们无法表达内心的真实诉求,“面对他,只能在他的主导下谈,我开口之前就会不自觉地压低自己的条件,而且最终他能压低筹码并说服我,尽管我们内心并不满意。”

这一天,除吴文辉之外的其他起点出走团队终于接获通知,离职流程完成。

3月25日,吴文辉正式提交辞呈,预计4月初正式离职。

分歧

起点需要更多的用户、流量、推广费用,但正在收缩的盛大已给不了这些支持。

起点萧墙之变,源于分歧累积已久。

先有起点、后有盛大文学是分歧滋生的基调。2004年被全资收购后,起点创始团队尽管仍保有公司经营权,但没有股权。

在2008年盛大文学成立之初,盛大文学和起点几乎等同于一个实体两套班子,侯小强与吴文辉之间关于公司策略屡有争议。随着盛大集团投资部不断投资、并购文学网站并置入盛大文学板块,“双马同槽”的摩擦逐渐消解。盛大文学成了起点的母集团,侯小强也放弃了对起点自身日常运营工作的介入。

侯小强对本刊记者说,他对自己的定位是“服务者”,既然起点团队的内容生产做得很好,那他就不必介入。起点创始团队的成员也说,感谢侯小强此前的不介入。

但在起点的经营之外,双方的分歧频起。有的来自于侯小强和吴文辉的策略判断差异。比如,去年11月,侯与吴在盛大文学高管会议上发生了争执。侯小强认为,盛大文学应当全面开放输出内容,否则因盗版压力或内容时效,价值或会衰减。而吴文辉则认为,在输出内容时应当有所鉴别,对于有意借内容招揽读者又有意自行生产内容的渠道应当断绝输出,以防养虎遗患。

还有些矛盾在盛大文学、起点之外,又有着盛大集团意志的身影。陈天桥向侯小强传达的制度安排是,各个文学网站公司专注于内容生产,盛大文学则负责品牌建设、渠道建设、营销体系,打击盗版、产业链布局等。

去年11月,侯小强曾与本刊记者交流过其主政盛大文学4年来的得失。谈及曾经的错误教训时,侯小强提出的第一条就是,盛大文学旗下子公司分散割据,原先在无线、版权运营方面各自为政,缺乏效率,如今已统合进行。

而这一点,正是起点创始团队反弹最为强烈的部分。吴文辉认为,前端内容生产与后端版权再加工及分销的割裂,反而会造成整体运营的脱节。

在这场权限上收的运动之后,起点似乎成了“笼中猛兽”。失去了无线运营权、第三方合作版权运营权、影视衍生版权运营权等,起点只是在Web页卖文字,陷入了“空心化”困境。

侯和吴的主张看起来各有道理,但所处立场不同。侯小强本人也表示,作为盛大文学CEO,他是站在盛大文学的立场考虑问题,不可能站在起点的角度。

一位在此次风波中支持侯小强的盛大文学高管说,盛大文学的结构太过复杂,并不是自然生长出的业务集团,而是基于陈天桥预想的战略布局,通过资本动作捏合的板块,“支持这种局面,小强很不容易”。

各家网站的规模、成熟程度、盛大文学的占股比例等多有不同,或许在策略上因地制宜更妥。譬如一些规模较小的网站,由盛大文学统一操盘版权运营更有效率;而规模最大、运转成熟、自成体系的起点,自行运营更为合理。

实际上,多年以来,起点团队多次对抗盛大集团的统一意志。最早陈天桥有意尝试起点免费化,因吴文辉团队力谏反对而作罢;后来在推行全公司接入盛大通行证体系时,起点也曾竭力反抗,最终陈天桥亲自力压才得以执行。

面对集团利益的意志,起点团队越发感到压抑。熟悉盛大的人士说,很多问题或许来自集团对文学板块IPO的追求,如起点自身宣传推广投入的短缺、前述的全面开放和收权整合,或许都为了盛大文学的报表而做的节流开源。

还有更多集团利益捆绑着起点及众多业务公司。比如,此前接入盛大在线的计费系统和盛付通支付系统,起点要付出营收20%的高额费用。此外,无线收益还得分20%给盛大文学的无线部门。

2012年的某个深夜,吴文辉和他创业老伙计商学松坐在上海浦东一条河畔。漆黑的深夜中,他们谈及创业时的迷茫与雄心,感叹时光蹉跎及行业大潮涌起。看着河水沉静,他们想到网络文学行业的价值已逐步证实,诸多竞争者意欲崛起,起点的规模目前仍能奋力把它们压在水面之下。但浪潮之巅即将来袭,他们不愿错过这样的机会。

起点创始团队需要更多的用户、流量、推广费用,但正在收缩的盛大已给不了这些支持。因此,起点创始团队最终决定挣脱束缚。

现在,侯小强终于打破了独立王国水泼不入的壁垒,全面接管起点,这将有助于他推进统合整个盛大文学资源的进程。陈天桥也强化了对他的支持,称侯的成绩有目共睹,起点风波发生后也尽职尽责,并在内部会议中说:“从10做到100,我不相信谁会比侯小强更强。”

吴文辉和他的伙伴则抽身而去,自由开创自己理想中的事业。

“与外界舆论不同,这次变故并非因侯与吴之间有多少私人恩怨。”一位盛大高管说。实际上,在接受采访时,侯曾盛赞吴对网文业商业模式的奠基贡献,而吴亦肯定侯在网文主流化方面的努力。

这场纷争也为盛大文学带来一些新变化,3月21日起,盛大文学打破了集团内部垄断,接入了支付宝的支付通道。

逐鹿

除了阿里集团,几乎所有互联网巨头都向起点创始团队抛出了橄榄枝。

起点震动,诸多有意涉猎网络文学者都嗅到了机会的气味。除了阿里集团,几乎所有互联网巨头都向起点创始团队抛出了橄榄枝。

最早启动的是百度和腾讯,并给出了投资意向。3月7日下午,在与本刊记者的首度会面中,吴文辉接到了网易的电话邀约,并于次日赴杭与丁磊面谈。

3月中旬,吴文辉再度赴京,与百度、新浪、雷军会面。3月下旬,周鸿的使者也急切传递出投资意向。他们深知原创IP源和移动阅读作为移动互联网门票的珍贵价值。完美世界CEO萧泓说,原创网络文学的IP资源是所有做游戏的公司都垂涎不已的宝库。

这些竞逐者各自有着深切的布局欲望。网易正力推网易云阅读项目,丁磊本人对此关切、介入极深;新浪也谋求在移动端的阅读布局,眼下正在策动新浪网改版,重点强调移动化,下一步将推进新浪博客等内容的产品化改版,曹国伟此前曾强调新浪今年“移动为先”;雷军的小米此前收购了多看,正是移动阅读方面的重要布局;周鸿也想得到在移动端和内容领域两方面的突破机会。

百度和腾讯的渴求更为显著。如果能得到吴文辉团队,百度的百度文库将获得最强力的内容支持,在移动布局方面也将抢得一张珍贵的门票。据媒体报道,百度移动云事业部高管李明远近期发布内部邮件称,这是百度进军网络阅读唯一的机会了。

而腾讯在互动娱乐方面正在尝试“泛娱乐布局”。此前腾讯互娱购买了日本集英社的一系列漫画版权,在电影投资、电子阅读方面也有多重布局,其中有QQ阅读,也有华夏中文网。

巨头们看重起点创始团队的价值还在于,即便未来微信等平台自助内容分发越发便利,但更多潜力新作家的发掘、培养,版权内容的经纪、再加工等仍需要一个价值提升者。

吴文辉的团队也有着自己的诉求:他们需要足够规模的投资,有足够的用户、流量、推广资源,更关键的是独立的公司。他们设计的方案是创始团队+产业投资者+投资机构的三方股权结构。实际上,已有数家产业投资者开出了给予创始团队在独立公司占单一大股东地位的条件。

在一轮接触之后,业内人士推测,吴文辉最终面对的几乎就是腾讯、百度二选一的方案,而相关的机构投资者也已准备就绪。此外,也有VC愿意以较高投资额支持其独立发展。最终定案将在近期揭晓,而新的站点预计在五六月间正式上线。

这是一段亢奋而疲惫之路。3月7日,在上海浦东陆家嘴的一家咖啡馆中,吴文辉说他很紧张,紧张就是期待。他在桌上画出一道上下起伏的曲线,以此表达他的团队在此刻激烈而亢奋的情绪。

3月21日晚间,在上海番禺路的一家灯光昏暗的酒吧里,吴文辉的双眼放出锐利的光芒,到此他与投资者们的接触工作大致结束。他向本刊记者引述了他对李彦宏讲的话,未来数年内,网文江湖将是“三分天下”的局势,起点和蜂拥而入的巨头们将瓜分市场,当中会有自己团队的一席之地。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但我们的团队不是鹿,而是最好的猎鹿人。”吴文辉说。

很快,筹备中的新站点将与起点直接竞争。吴文辉相信,他们是互联网文学商业模式的创造者,有着最强的业界人脉资源,起点核心编辑团队中的绝大多数,以及诸多“大神”级作家都将追随新站点而去。业内已传出筹备中的新站点陆续预签作家的消息。

但吴文辉认为,原来的起点网并不会如外界想象般迅速颓然。这是他们曾亲手打造的铁桶江山,建立了周全的流程与庞大生态,更何况还有10年来的巨量内容沉淀。

雷军曾问吴文辉,是否有弯道超车的机会?吴回答,内容工业的积累没有捷径可走。他的团队建立新站,起初一到两年,也得先慢慢积累资源,追赶起点,然后才能谋求新的模式。

侯小强也表示有信心,起点经历过2006年几乎所有编辑和大多数白金作家跳槽的考验,但领先地位并未动摇,“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起点已经形成一套机制。不过侯小强承认,他不熟悉网络文学的运营,起点亟须补充编辑人员。

3月30日,盛大文学召开起点作家大会,邀请了100多名重要作家,实际到场为80多人,陈天桥出场安抚作家以稳定军心。

所有熟悉盛大的人都知道,盛大文学是盛大集团唯一已然清晰的未来希望。在游戏业务屡屡下滑之后,盛大文学将成为新的现金奶牛,而起点就是其中最重要的部分。此前业内传出消息,盛大文学将于今年4月再度重启IPO。而这场风波之后,未知因素又多了一层。

 

  

相关阅读:

  

微信小说自媒体,可以复制起点的收费模式吗?

  

起点中文网部分员工离职侯小强称将接管运营

  

山西首家24小时自助图书馆投入运营

  

田海明:出版企业的资本运营之道

  

集约化成版权运营新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