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学术期刊敛财乱象的背后

  

  一些学术期刊敛财乱象的背后

 

  

 

  

正式期刊为了敛财也出假刊

  

 

  

学校合并了,主管单位、主办单位都不存在了,但学报还在继续出版,这种情况并非个案。记者发现,除《北京电力高等专科学校学报》外,《新疆石油教育学院学报》也是一例。

  

 

  

《新疆石油教育学院学报》创刊于1987年5月,1999年被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作为高校学报类公开出版物出版。2010年经新闻出版总署批准,更名为《克拉玛依学刊》,原刊号作废,主管、主办单位由新疆石油教育学院变更为中共克拉玛依市委党校。

  

 

  

“自2008年休刊至今,编辑部发现有不法公司和个人盗用《新疆石油教育学院学报》名义,非法出版《新疆石油教育学院学报》并从中谋取大量不正当利益,”2010年12月出现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闻出版局官网上的一份“严正声明”称,“自2008年1月起,凡是以《新疆石油教育学院学报》名义出版发行的刊物均为非法刊物”。

  

 

  

出假刊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敛财。不过,这类假刊虽然具有一定的隐蔽性,但只要稍作调查了解就能明白真相。更令人担忧、对学术环境危害更大的,则是高校的正式期刊为了敛财而滥出增刊甚至假刊,致使一些质量低劣的文章得以发表,并堂而皇之地以合法身份进入学术资源库中,这不仅浪费了出版资源,还助长了学术腐败。

  

 

  

假刊现象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出现,据《法制日报》2001年报道,河北省承德医学院学报某些编辑人员为了捞钱,竟私自出版盗版学报,在1993年9月到1998年6月间,该学报出了13期“克隆”学报:一样的封面封底,一样的装帧设计,一样的出版日期,外表相同而内容完全不同,以此收取占版费、审稿费15万余元。这种行为后来受到了新闻出版部门的查处。

  

 

  

2005年,教育部通报批评了东北师范大学主办的《现代中小学教育》等期刊,称这些高校主办的期刊,受经济利益驱使,出现了一些违反出版管理规定的问题,如滥出增刊、一号多刊等现象,以此作为创收手段,牟取钱财,“严重损害了高校期刊界的形象,腐蚀了编辑队伍,破坏了出版工作秩序,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的影响”。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研究人员朱晓东、宋培元等人曾对科技期刊出版乱象进行总结,他们认为,这种乱象主要表现为一些人出于经济利益的驱动采取一号多刊或盗用别人期刊刊号出版期刊。一号多刊的形式包括:一些期刊以原刊号出版另外一种文字期刊、利用刊号出版会议或论文集、频繁出版增刊、一个刊号出版不同版本期刊等。

  

 

  

乱象背后是错乱的学术评价体系和刊号的垄断

  

 

  

期刊乱象的背后,是巨大的发论文需求。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沈阳在2010年估算:全国学术期刊一年只能发表论文248万篇,而背有论文发表指标的人数达到1180万。

  

 

  

“这其中的巨大落差导致问题丛生,包括论文买卖,假刊、一号多刊等期刊乱象,学术不端和学术泡沫等。”沈阳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在他看来,巨大需求并不合理:“根据相关规定,我国只要参评职称的,可能都得要发论文,这导致医生、护士、记者、中小学教师,甚至国有煤矿工作人员都要发论文。”

  

 

  

2012年,中南大学校长张尧学在校内进行改革,他直言目前职称评审体制的不合理:“现在听说护士提高级职称都需要写多少篇论文?好象有点荒唐。”“护士发表论文与她们的本职工作有很大的关系吗?护士打针、换药这些工作做得好,服务病人和配合医生好不就行了吗?南丁格尔有论文吗?护士提高级职称要写论文干什么?到底是论文多的护士好?还是对护理工作熟练、对病人好的护士好啊?”

  

 

  

在中南大学的职称评审改革中,张尧学明确表示:“临床就不一定要有论文。”

  

 

  

医疗卫生领域是学术乱象的重灾区,医疗类假刊和论文抄袭现象尤其严重。2010年,中国青年报曾报道一起连环抄袭事件,为了评职称,一篇讨论“宫腔粘连”的医学论文,遭遇了16个医疗单位25人的6轮连环抄袭。有抄袭者承认,小医院没有更多的科研条件,发论文只是为了评职称。

  

 

  

湖南理工学院党委副书记、《云梦学刊》主编余三定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目前学术评价过度量化的问题仍未得到缓解,反而评价越来越细,越来越量化,逼得大家去发文章。在高校,首先是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要统计论文数量,这逼得每个大学也要统计论文数量,大学则把任务往下面层层分解,“逼得大家只重数量不重质量”。

  

 

  

余三定认为,学术期刊的乱象,板子不应打在期刊上,关键原因还在于学术评价体系的错乱。他的这一观点也获得了学术界的广泛认同。

  

 

  

朱晓东等人撰文认为,科技学术期刊出现一号多刊等问题,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国内期刊号控制太紧,迫使编辑部采取变通方式。“对科技期刊号政策上的长期控制,不仅影响了我国科技的发展和交流,人为地把期刊号变成‘稀缺资源’,使一些想创办新刊的单位为了获取一个刊号,不惜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也造成了期刊审批过程中‘选择’的随意性,催生了不正常的申办环境。”他们因此建议对纯粹的学术类、技术类科技期刊从审批制改为备案登记制。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风田也撰文表示:“目前之所以有些学术期刊能够靠版面费发大财,主要的原因还是变相的垄断造成的垄断高价,也就是审批部门人为地限制学术期刊的刊号,导致目前学术刊物太少,办一个新的学术刊物太难,已有学术刊物变成事实上的垄断造成的。如果审批部门能够自由地放开学术刊物的办刊规定,让市场来进行自由竞争,不出几年,那些专靠收版面费敛财的学术刊物马上会被淘汰。”

  

 

  

 

  

 

  

相关阅读:

  

国家出版基金扶持一流学术期刊

  

非学术期刊不得利用增刊出版学术论文

  

学术期刊恶性循环:好文章流向国外 国内多剩人情

  

论理论期刊编辑的道德人格

  

数字时代期刊编辑如何重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