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盛行,苦读不能少

  “悦读”盛行,苦读不能少

 

  

 

 

  

没有一部经典名著上榜,以“黑暗”“僵尸”“魔法”“过招”等冠名的书籍达6部,虽然作家莫言被排在第一名,但他的上榜书籍是并不具代表性的小说《十三步》。在湖北省图书馆这一份让人有些出乎意料的借阅排行榜里,前10名没有一部经典名著。近日,《湖北日报》的这则报道引起关注。

  

 

  

而在今年6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搞了个“死活读不下去排行榜”的网络调查,《红楼梦》高居榜首,而榜单前10名中,中国古典四大名著无一漏网,《百年孤独》等耳熟能详的名字也赫然在列。

  

 

  

这两份榜单的统计未必权威、科学,但是,两相对照,笔者不由想到了人们追求的两种读书感受和境界:“悦读”和苦读。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苦读是有着深厚的历史传统的,人们对此并不陌生。无论是“萤囊映雪”“凿壁偷光”,还是头悬梁、锥刺股,这些故事的核心都离不开一个苦字,仿佛不吃苦就算不上是真正的读书。即使在当今,不少中小学校教室还悬挂着“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这样的条幅。在推崇苦读的年代,厚重、深奥的作品想必是读书人的必选书目。

  

 

  

而上世纪90年代以降,阅读对象和阅读方式也趋于多元化,所谓“悦读”的概念横空出世,并在社会上流行开来。

  

 

  

所谓“悦读”与苦读,如果只是读书人阅读时选择的两种方式和状态,倒也无可厚非。毕竟,无论是“悦读”还是苦读,都只是通过书籍获取精神养分的途径。如果两种阅读方式都能读懂一本书,获取同样多的知识,那么何不以愉悦代痛苦呢?

  

 

  

然而事实却是,当下人们对“悦读”的推崇有过头的倾向。特别是一些商业炒作中,出版商和书商一味炒作,打着“悦读”的幌子宣传推广一些肤浅、轻佻的图书以牟利,特别是在一些解构、戏说历史的图书推广中,这种情形经常出现。此时的“悦读”,几乎成了浅阅读甚至是无效阅读的代名词。

  

 

  

实际上,虽然我们追求“悦读”的效果,但是在面对思想含量大、具有独创性的著作,或者是从事学术研究、培养思想和科研能力的阅读中,想要追求什么“悦读”,或轻轻松松就读完,实在是不大可能的。在追求理性认知和价值共鸣的过程中,阅读难免是一种枯燥甚至是痛苦的训练。有时,缓慢甚至痛苦的阅读,确实是获取知识、求得“真经”的必由之路。

  

 

  

能够苦中作乐、在“悦读”中取得苦读的效果当然是令人羡慕的,但如果能在苦读中坚持不懈,获得阅读自觉,读书就会进入更高的境界。在全社会“悦读”盛行的形势下,不能少了苦读的身影。

  

 

  

 

  

 

  

 

  

相关阅读:

  

全民阅读 刻不容缓

  

裸体阅读引争议:到底贴近了什么灵魂?

  

深圳获“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称号

  

评“裸体”阅读:有好书才有读书人

  

有声读物兴起会威胁到传统阅读习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