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阅读叫“粉丝阅读”

  有一种阅读叫“粉丝阅读”

 

  

 

  

●阅读本该是一个私人性、个人化的精神活动,如今变成了“集体舞”和“团体操”。加之有媒体的渲染炒作,“粉丝阅读”不断升温,俨然有“非粉丝,不阅读”的架势。

  

 

  

●畅销书或明星作者是一种文化品牌。“粉丝阅读”乃是品牌作用的结果。

  

 

  

●粉丝阅读不能没有,但不能大面积存在。它若演变为一种波澜壮阔的风潮,就不是一个健康的文化症候了。

  

 

  

本质的阅读应是一个人的事件,不需要看人眼色,也不必屈从他人的意志。即是说,我的阅读我做主,谁也不能有干涉我的权力。但要真正做到从我内心,做到自由、自主的阅读,恐怕也不太容易。人们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把自己交出去,成为别人的尾巴或奴隶。在阅读过程中,有的读者不是依据自己的阅读感受和理性去判断一本书、一个作者,而是根据外在于自我的其他因素或力量,作出判断。偶尔有这种不自主的阅读心态是正常的,真正做到独立自主不为外力所动是有难度的,即便有批判意识的人,也不可能时刻警醒,也会有理智短路、感性塌方的时候。但若“从他”的心态成为一种常态,甚至形成顽固的心理定势,就该当心了。

  

 

  

如今的阅读,似乎不再是一个私人事件,已一步步地沦为一种时尚活动。在很多时候,阅读不再是听从自己内心的判断,而是要看我身外世界的阅读风尚,看别人在围观什么书、什么作者。这种心态不太正常。有一种阅读现象,于今尤甚:阅读成为一种扎堆围观的群体行动。阅读本该是一个私人性、个人化的精神活动,如今变成了“集体舞”和“团体操”。加之有媒体的渲染炒作,“粉丝阅读”不断升温,俨然有“非粉丝,不阅读”的架势。我把这种阅读现象称之为“粉丝阅读”。我们常见到某畅销书作家签名售书时粉丝爆棚的场景。2006年,某著名畅销书作家在上海书展签售,创下了“半天签坏8支笔,两天卖掉万本书”的纪录。从市场角度看,这种现场直销的方式着实有效果,利用名家的“现场直播”,将粉丝们零距离地与偶像拉在一起。在签售现场,明星作者的签名更像是一场表演。书在这场表演中只是一个道具,真正的主角在书之外。

  

 

  

有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在“粉丝阅读”中表现尤为显豁。如今的阅读活动,好像一个人阅读都不太好意思说出来,落单式阅读似乎落伍了。阅读像是赶场,越是人多的场子,越是要往里挤。孤灯只影的阅读太寂寞,阅读也要抱团取暖。“粉丝阅读”就是相互传染的结果,它像流行感冒似的,一个传一个,迅速蔓延成一大片。“粉丝阅读”成了一种时尚,什么时候流行看什么书,就像什么季节流行时装一样。一个阅读时尚出来,就有一大批的消费者跟进。粉丝们看书,不是基于自己的判断,而是看到周围的人在看什么书,自己心中的偶像作者出了什么书。围绕一个个明星作者,形成了一拨一拨的粉丝受众。粉丝的从众心理造成阅读的“羊群效应”。

  

 

  

“粉丝阅读”是一种狭隘的阅读。粉丝的心里,不可能海纳百川、兼容多元。在某时某刻,只会专注他心目中的偶像,万般宠爱于一身;至于偶像之外的作者,都是浮云。有人说,有这种强烈偏好的读者是可爱的、可贵的,但阅读不是搞情感派对,更不是精神结婚。阅读有情感的跟进,但当以理性为基础。常言道,读书明智、读书明理。如果读书读成一根筋,除了自己心仪的某某某,其他皆不入眼,这就把自己读狭隘了。常见到,粉丝们在网上“站队”,为捍卫他们心中的偶像,大打口水仗,很多争吵不是基于理性,而是意气之争,上演“贴标签”、“泼脏水”、“约架”等等剧目,搞得热闹非凡。这些表现,都让本该脱俗的阅读活动蒙上了灰尘。

  

 

  

在正常的阅读活动中,读者与作者往往是一种平等的精神交流,彼此以书为媒,形成精神交往活动。这种交往剔除世俗性的尊卑利害,可以直奔主题,推心置腹。但粉丝阅读就不会这样:它是一种起点不平等的精神叩拜。一个在高处接受膜拜,一个在低处顶礼叩首。这种不对等的关系不是基于理性的判断,而是基于一种感觉。这种感觉远离理性的批判。在浮躁的今天,清澈的阅读毕竟是稀缺的,就需要大量混沌的大众阅读,为阅读提供流量,为出版提供群众基础。正是这种成色不高的粉丝阅读,拉动图书市场的繁荣。否则,纯粹靠结结实实的阅读去支撑图书市场,真的是太辛苦了。粉丝阅读形成大批量的需求,会带来丰厚的市场回报。也就是说,粉丝们越起劲,出版商和作者就会越开心。阅读被市场劫持,阅读泡沫被吹得越来越大,致使阅读离其本真越来越远。

  

 

  

“粉丝阅读”于今为烈。原因何在?原因有三:一是图书太多,而人们的阅读能力则是有限的。2012年全国出版图书总量接近40万种,为世界第一。而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39本,人均阅读电子书2.35本,两项加起来不及7本。要在40万图书中挑选7本书,读者的机会成本太高。于是很多人看书,就不会千挑万选,而是看阅读时尚,跟风阅读。二是市场炒作。有很多书的畅销,不完全是内容好,而是市场运作使然。市场运作,离不开品牌。畅销书或明星作者是一种文化品牌。“粉丝阅读”乃是品牌作用的结果。三是浮躁的读书心态。如今的大众阅读,也受到社会浮躁之风的浸染。浮躁的内心放不下一本安静的书。快餐文化与即时消费互为因果,催生出“粉丝阅读”。

  

 

  

“水至清则无鱼”。粉丝阅读不能没有,但不能大面积存在。它若演变为一种波澜壮阔的风潮,就不是一个健康的文化症候了。“粉丝阅读”造成一种虚假的文化繁荣,表面上热闹,但内虚得厉害。一阵风过后,可能会是一地鸡毛。因此,当慎重面对。

  

(作者系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

  

 

  

 

  

 

  

 

  

相关阅读:

  

电子阅读影响图书馆生存?

  

阅读率下降是孩子不爱看书吗

  

“阅读危机”来自生活的变化 而非手机阅读

  

美国官方重视阅读 总统带头当“书虫”

  

上海书展引发全民阅读风气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