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术著作:现状反思与未来之路

  中国学术著作:现状反思与未来之路

 

  

 

  

提升文化软实力要求创作出版更多无愧于历史和时代的学术著作。本报日前采访多位学者,他们认为,当前我国学术著作出版既有真实繁荣,又存在虚假泡沫。具体表现为:学术著作总量不断增加,总体呈现繁荣状况,但对整个社会有重大影响、对某一学术问题有重大突破意义、带动学科发展、回答重大现实问题的著作相对较少。

  

在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本报记者围绕当前学术著作的出版现状、存在问题以及是否应提高学术著作“悦”读性等问题采访了相关专家学者与出版机构。

  

学术出版有喜有忧

  

复旦大学中外现代化进程研究中心主任姜义华说,客观来讲,优秀的、原创的、富有创见的学术著作还是不少。这与国家对科技、文化、教育的空前重视以及学术活动的日益活跃有关,特别是国家出版基金的设立以及各地方各部门增加了对学术著作出版的补贴,相对减轻了出版社的压力。

  

黑龙江大学艺术学院院长于文秀认为,当前学术出版有喜有忧,喜的是学术界和出版界立足国际视野和经典化诉求,联手出版了很多不同学科、领域的大型系列学术丛书。忧的是不少真正有价值的高水平学术著作常因经费困难无法及时出版,而没有多少学术含量的低水平著作反而能推出,以至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学术出版与学术水平无关的现象。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政治与公共管理出版分社社长郭晓明认为,当前我国学术出版正处于繁荣期和优化转型的挑战期。目前,国内出版的学术著作品种数量多、质量高、涉及领域广、产生影响深,这在中国出版史上是空前的,但依旧存在很多问题,主要表现为:具有文化积淀、知识传播、思想传承、理论创新、前沿引领的学术精品所占比例相对不高;有的学术著作停留在学理层面,缺乏对社会现实的关怀,缺少穿透力、影响力。

  

学术著作要坚持出精品

  

学术著作出版有其独特性,它是学术活动、科研活动的呈现载体。目前学术著作总量多,呈繁荣态势,但学术精品比例不高。

  

姜义华认为,学术著作要坚持出精品,优秀出版社应有更多的担当与自觉,不仅要注重经济效益,更要担当起时代文化思想积累的社会责任,把满足大众的精神文化需求作为工作出发点和落脚点,扮演好学术著作的“把关人”。

  

鉴于学术出版的特殊性,于文秀认为,学术著作不应该搞排行榜,学术著作有其内在的运作机制,应由专家和内行的读者来评判。为实现学术著作的精品化,出版社应在选题申报阶段就邀请专家评审,严把学术关。在评价方面,不再单纯坚持数量化标准,可采用代表作制度或标志性成果评价制度。

  

在学术著作繁荣的背后,不乏粗制滥造、不学无术之作,这与量化的学术评价体系不无关系。西北政法大学教授杨巧认为,量化的学术评价方式,虽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学术发展,但也会使学术出现重量轻质的现象,使学术研究成为数字的奴隶,致使学术著作的价值和数量不成正比。对此,郭晓明认为,首先要建立科学有效的学术评级机制,尊重学术研究自身的规律和特点。学者的态度、能力直接决定了学术研究和学术著作的质量。提高学者学术能力、培养学术道德情操的同时,还要增强学术穿透力,扩大学术影响力。开拓学者们的眼界和思路,实现东西方思想的碰撞和交汇,以更好地促进学术发展。

  

学术性与“悦”读性并重

  

学术著作常被视为阳春白雪,非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往往敬而远之。究其根源,一方面是由于学术著作的专业内容,另一方面也与著作本身表述缺乏可读性有关。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陈恒认为,“悦”读作品讲究的是艺术性、启蒙性和可读性,学术著作则侧重学术性、知识性与思想性。学术性与可读性并非不可调和,只要用心,不断探索,便可使学术著作既有思想深度,又有艺术魅力。

  

语言表述直接影响学术和思想的传播。上海师范大学都市文化研究中心相关负责人认为,从阅读的角度讲,目前学术著作不受欢迎的主要原因是过于枯燥和抽象,是受西方学术叙事影响的后遗症之一。学术著作关键是确立学术叙事的标准问题。需要规范但不能把规范当做“目的”本身。

  

有专家并不赞同一味提升学术著作的“悦”读性。郭晓明认为,学术著作应首先保证科学性、严谨性、逻辑性、规范性,具备学术价值、逻辑结构、话语体系等区别于其他出版物的特性。从受众来讲,学术著作就应该是严肃的、小众的。对于“悦”读性,一方面可以根据内容有选择地在图书装帧设计等方面有所创新,比如可以配一些与内容有关的图片,或是对重点概念和重要观点以知识链接的形式进行插入,或是增加一些数据表格分析,或是将理论和实践结合,增加案例分析和问题探讨等;另一方面是在原有著作的基础上进行“改造”,以扩大学术著作的社会影响。抽出核心理论、重要观点并在叙述方式上进行适当通俗化、浅显化,可以作为学术“悦”读的一种路径。

  

 

  

 

  

 

  

 

  

相关阅读

  

学术期刊恶性循环:好文章流向国外 国内多剩人情

  

出版社如何开发论坛会议资源出版专业图书

  

最是书香能致远

  

“淡定书”过后的新励志潮

  

出版界再掀民国童书热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