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品质与融合点亮纸质书的未来

  记者手记:品质与融合点亮纸质书的未来

新华网法兰克福10月17日电(记者沈忠浩饶博)一边,介绍竹文化的图书以竹片做书皮,典雅别致;《秦腔大辞典》用硬纸雕花做封面,古韵悠悠。另一边,平板电脑让少儿绘本“动”了起来,漫画书的结尾被“移植”到网络上。

  

当电子书汹涌而来,纸质书的出版商和印刷商正在求新求变,特别是通过提升图书品质,将新媒体技术融入传统的出版印刷,从而谋求更高的附加值和可持续发展,这是第67届法兰克福书展中国香港馆给记者留下的印象。

  

香港馆位于法兰克福会展中心4号馆一层,聚集了33家出版社和20家印刷企业。整齐排列的各类图书占据了展馆的大部分空间,只有一个写着“EBOOK”的展台上摆放着几部平板电脑。

  

香港印刷业商会副会长、鸿兴印刷集团执行主席任泽明对记者说,一部分传统图书可能被电子书取代,但如果在传统纸质书里加入新的元素和新的理念,就能找到新的出路,取得新的突破。

  

在一个自动旋转的展台上,几本立体图书特别引人注目。它们更像是精美的立体模型,其中有的书使用绘画讲述香港的历史变迁。任泽明介绍说,这是香港出版印刷界为本次书展特别制作的立体书,体现了纸质书独特的一面。

  

任泽明认为,纸质书和电子书各有特点,比如电子书便携,但往往不能作为收藏,抑或作为礼品。“对香港出版印刷业而言,电子书市场过去几年增长较快,但目前趋于平稳,对传统书的冲击不是很大。”

  

香港馆内,几部荣获各类印刷大奖的图书被集中放在显眼的位置,它们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香港出版印刷界对图书品质的追求,包括装帧设计、纸张油墨、裁剪装订等各个环节的品质,而高品质带来的高附加值也是纸质书出版印刷企业站稳市场、保持赢利的出路之一。

  

一本题为《知竹》的书直接采用竹片做封面和封底,给读者以身临其境的体验。香港印刷业商会总干事张颖贻告诉记者,用竹片做封面和封底需要对新鲜的竹子进行压制、防霉等处理,在技术上对印刷企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秦腔大辞典》的封面运用了雕刻技法,镂空的硬纸雕花充满浓厚的中国气息。更重要的是,整本辞典的装订整齐而且结实。张颖贻说,把特别厚的纸质书装订得“齐而不散”需要考究的工艺,这也是彰显纸质书品质的重要方面。

  

由此看来,将纸质书发扬光大的途径就是精品路线,与电子书进行差异化竞争。同时,香港馆还向人们展示了另一条路线——科技路线,颇有“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意味,将电子书所倚靠的信息技术、互联网技术等为我所用。

  

事实上,这条科技路线的核心是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融合。任泽明向记者展示了一部融入新媒体思想和技术的幼儿读物。与其说这是一本书,不如说更像是一款玩具。红色的礼盒式包装十分精美,盒内摆放着几个玩偶和许多分类卡片,每张卡片印有一种乐器、动物等。

  

任泽明介绍,在平板电脑上下载并打开相关软件,将任意一张卡片放到电脑屏幕的指定位置上,孩子们就能听到相应事物的声音。反过来,平板电脑发出不同的声音,孩子们可以寻找相应的卡片进行比对验证,从而帮助孩子们认识声音和音乐。

  

“这种传统书与电子书的融合是通过在卡片上使用特殊印刷技术实现的,”任泽明说。

  

香港新雅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尹惠玲也向记者展示了一款“会动的”少儿绘本。这本名为《香港百年变变变》的绘本通过描摹维多利亚港的历史变迁,向孩子们讲述香港的百年发展历程。

  

绘本虽印刷精美,本身却无特别之处。然而,当尹惠玲打开平板电脑上的软件,将后置摄像头对准绘本里的某幅图画,以这幅图为背景的动画就自动出现在屏幕上,如香港回归时维港夜空绚丽的焰火,又如维港两岸摩天大楼陆续拔地而起。

  

尹惠玲说,绘本中有10个被制作成动画的香港发展史上的重要场景,让孩子们能更直观地了解香港的历史变迁,生动形象,寓教于乐。

  

此外,工作人员在现场向记者展示了一本被“割裂”的纸质漫画书。这本彩色漫画书的玄机藏在封底内侧的一张卡片上。工作人员介绍说,书中的漫画故事不完整,讲到一半即戛然而止,读者若想知道故事结局必须使用附赠卡片在平板电脑上扫一下,才能在电子屏幕上完成余下的阅读。在这个例子中,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被生生地绑在一起,贯彻阅读始终。

  

任泽明指出,纸质书不会消亡,新科技为传统出版印刷带来了新思维,出版印刷企业的未来、纸质书的未来取决于创意和愿望。

  

 

  

 

  

 

  

相关阅读:

  

纸书败给手机 我国去年人均读纸书4.56本

  

澳出版人建议儿童读纸书

  

非书“喜洋洋”纸书“懒洋洋”营销“沸羊羊”

  

电子书风靡 书报看改听 纸书照受宠

  

纸书与电子书销售渐趋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