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抱大腿”屡见不鲜 口水仗频发打官司罕见

  

  图书“抱大腿”屡见不鲜 口水仗频发打官司罕见

 

  

 

  

 

  

 

  

 

  

 

  

 

  

 

  

 

  

 

  

电视剧《宫》再播改名《甄嬛前传》,《雪狼》再播被改为《悬崖第二部》……近期,电视剧宣传出现剧名“抱大腿”现象,成为热议话题。而在出版界,图书“抱大腿”现象也屡见不鲜,尤其是“傍畅销”搭“顺风车”。比如《明朝那些事儿》火了之后,如《X朝那些事儿》书层出不穷,装帧设计大同小异。《好妈妈胜过好老师》畅销,很快就有了《好爸爸胜过好老师》。华西都市报记者在实体及网上书店,以及诸多出版公司了解到,许多畅销书的封面装帧乃至内容,都有不同程度的“克隆”版本。

4月底,磨铁刚刚在微博上声讨某出版社出版的图书《内心强大的秘密》涉嫌抄袭自己的畅销书《世界如此险恶,你要内心强大》。5月初,磨铁又被读客图书在微博上点名指出,磨铁出版的《算死人不偿命》和《嗜血的老狐狸》与读客去年出品的热销书《卑鄙的圣人:曹操》,封面都采用相同风格的历史人物脸谱,“就连书名的摆放位置、字体、字号大小都完全一样。借着畅销书风头,误导读者。”

A克隆书之强

抄选题“撞”封面养活小公司

在当当网上搜索输入关键词“诱惑人生淡定”,图书品种多达十几种,比如《诱惑的人生要淡定》、《给人生加点淡定》、《淡定的人生不寂寞》、《人生要承受住诱惑》、《淡定的人生不浮躁》、《淡定的人生耐得住寂寞》等。作者不同,出版社不同,但书名、封面装帧设计上都颇为相似。谁是原创,谁是跟风?

一些实体书店的书,看起来长得很相像,内容却良莠不齐,封面出现“双胞胎”甚至“多胞胎”。

读客公司董事长、曾策划出版《藏地密码》、《官场笔记》等畅销图书的出版人华楠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有不少读者跟我们抱怨说,本来是冲着我们的图书品牌去买的书,却不小心买到别的仿冒书。有一次,在书店看到别家出版社仿冒我们的书,我都以为是我们出的。可见迷惑性之大。”

某公司图书宣传总监邢小姐介绍,出版行业门槛低,有的出版公司,专门靠跟风、抄袭过活。“往往是,亚洲城娱乐我们书刚上市一个月,他们的仿冒书就出来了。比如《官场笔记》就是如此。从编辑、设计、印制、发行,他们的速度很快。”

她还给记者讲述一个故事,“几年前,我在地铁上看《我们台湾这些年》的稿子,有一个人跟了我一路,还主动打招呼,彼此留下聊天号码。后来他才告诉我,他当时是看到我的稿子,本打算抄袭我们的选题。那人在一家小的出版公司,他亲口说,他们什么也不干,就盯着读客的新书,只要一出新书,他们第一时间跟风,鱼目混珠也能赚不少钱。因为很多逛书店的一般读者,很容易被迷惑,糊里糊涂就买了‘跟风书’或‘克隆书’。靠这点钱,养活几个人的小公司足够了。”

B、克隆书之毒:

“花心血”琢磨一年“一个模子”“几天搞定”

在诸多图书“撞车”案例中,封面跟风或雷同是最被诟病的。华楠说:“在图书品种泥沙俱下的当下,yzc88亚洲城手机版官网要想在众多图书中脱颖而出,一个上乘封面,特别重要。而精妙的封面,则必须将整本书的精华传达出去,在短时间抓住读者的心,这是一个非常高难度的技术活儿。”

他还特别举例,“我们的专职封面设计师,在设计科幻经典阿莫西夫的《银河帝国》的封面时,一共做了近30个方案。封面图中那个蓝色的银河帝国星空图,要读懂整套书而且要有深刻的理解,才可以设计得出,耗费了一整年的时间。”

记者了解到,不少民营出版公司对图书封面并不特别重视,而是将封面设计的任务包给外面的设计师来做。据邢小姐透露,“那些图书封面设计师一般都是自由职业,一个人接很多活儿,按件记费,为了多赶活儿,就降低水准,甚至不惜抄袭,干脆将同一类图书的封面,改头换面为己所用。”

对于稿酬,北京某民营图书公司在岗工作人员赵先生透露,“一般设计一个封面只需要几天,后期修改需要1-2周吧,稿酬大概是一两千块。当然,有些书如果不需要创意,一个模子类型的,就可以让自己的内部美编做,设计一个封面的报酬大概是二三百块钱吧。”

C克隆书之害

质量次,伤害整个出版业

图书选题和封面设计的跟风、抄袭,日渐猖獗,如果任由其发展,将对本来就受到挑战的出版行业造成更加致命的打击,邢小姐说:“首先,长此以往,原创者将失去原创动力,这是很可怕的。其次,仿冒书的质量比较次,一旦靠封面误导读者造成一次让人失望的购买,伤害读者信任度,让已经遭遇很大挑战的纸质出版,流失掉一个读者。这种害群之马伤害的是整个出版行业。”

虽然口水仗频发,但是真正付诸法律手段的却非常罕见。多位民营出版公司工作人员表示,“说实话,跟风是很常见的事情,没有谁有精力去真的较真。”

在微博上大张旗鼓为自己维权的华楠也坦承:“我也没打算付诸法律。我们也就在微博上公布出来,让更多的读者知道这回事。”他进而解释说,“法律上对图书‘撞脸’的界定很模糊,到底模仿到什么程度才算作抄袭,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而且要维权必定要花精力,即便维权成功,所得赔偿金额也非常有限。”

D设计师之苦

有畅销压力,稿费低要多接活儿

据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编辑王晶透露,在国内出版界,也有一流的图书装帧设计师。比如公认的国内一线图书装帧设计师朱赢椿,2007年,在德国莱比锡举行的“世界最美的书”评选中,他设计的《不裁》获得铜奖。2008年,他设计的《蚁呓》,又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2008年度“世界最美的书”特别制作奖。

朱赢椿告诉记者,自己为一本书做装帧设计,很费心力,“有的确实会长达一年。”对出版界跟风、仿冒现象,他认为,“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现在我们国内,每年出的新书的品种太多了,而从事图书装帧设计,比起广告、电影海报,稿费是很低的。专职的图书装帧设计师为了生存,接的活儿就会比较多。而且,设计师会受到出版方的压力,要以商业畅销为目的。难免会出现混乱状况。ca88手机版登录网页”

对于未来,朱赢椿表示乐观,“未来纸质书在电子书的冲击下,数量会变少,但会朝着收藏品的方向发展,对图书封面的设计质量提高,会有很好的帮助。”

华西都市报记者张杰

  

 

  

 

  

 

  

相关阅读:

  

作家生存状态调查:阿来始终怀疑 麦家迟子建诗意

  

拯救实体书店 贵在倡导“读书之风”

  

王小波胞兄:把其作品列入“风月小说”不公平

  

富士康容不下小书店

  

方舟子拿韩寒身高说事 与“真演讲”比微不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