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可以捕获好选题

  “好奇”可以捕获好选题

 

  

 

——以编辑策划小说《纸牌屋》为例现身说法

  

作为一个喜欢看英美影视剧爱好者,我很早就知道这部由好莱坞知名导演大卫·芬奇执导、奥斯卡影帝凯文·史派西提纲男主角的《纸牌屋》政治剧,但是在它开播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也跟其他想看这部剧的“粉丝”一样,只是期待它的开播,并没有去了解一下这部剧的种种幕后故事。直到它开播并大热,也是如此。

  

 

  

常言道:“好奇害死猫。”作为图书策划编辑或许恰好相反,有时“好奇捕获好选题”。其实,早在一年前,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成为这部热播美剧《纸牌屋》(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14年3月版,何雨珈译)同名原著小说的策划编辑。有同行朋友问我为何如此幸运成为该书的策划编辑。原因很简单,一切源于偶然的好奇心。

  

 

  

抓选题:紧张而又喜忧参半

  

然而有一天,鬼使神差的好奇心驱使我想了解一下这部剧的幕后故事,结果在时光网的《纸牌屋》页面,又兴奋又紧张地发现这样一行字:政治惊悚剧《纸牌屋》由英国同名小说改编。进而发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英国老牌政治家,曾在内阁任职多年,这部小说刚出版就被BBC拍成了英剧,并获选为百部最佳英剧之一。

  

兴奋的是我发现了一个绝对的好选题,紧张的是它是否能通过选题立项,更紧张的是它是不是被同行抢先了。上百度、谷歌、微博搜索了一遍后发现,没有该小说的任何中文版信息,基本确认其中文版权应该还没有售出,但是还得等版代公司确认。我带着这样的忐忑心情申报了选题,因为美剧的火爆,再加上作者曾在撒切尔夫人内阁担任过幕僚长,还曾是保守党副主席的超牛履历,这个选题很顺利地通过了,之后便开始联系各大版代公司,购买版权。

  

然而联系版权代理公司时得到的消息却又是一喜一忧,喜的是大苹果代理公司代理了《纸牌屋》作者的书,忧的是却没有代理《纸牌屋》这本书。于是大苹果代理公司受我们所托与作者的代理公司展开了谈判,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讨价还价之后,谈下了其中文简体版权并顺利签约。

  

寻译者:“众里寻她千百度”

  

对于一本外版书来说,内容本身固然非常重要,但翻译也是十分重要的。很多翻译不好的书被冠以“翻译毁坏书”的罪名,而翻译很好的书则会因优秀的译笔而被交口称赞,比如林少华之于村上春树,唐诺之于《X的悲剧》(新星出版社2009年1月版),李文俊之于《逃离》(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9年7月版)。所以编辑在拿到稿子之后找一个好的译者便是重中之重。

  

因为外版书的翻译至少要三四个月,所以早在《纸牌屋》的合同签署过程中,我就已经开始物色合适的译者。当时我刚读过《另一个波琳家的女孩》(希望出版社2010年10月版,滕芮译)和《与骸骨交谈:我希望每一个案件都有答案》(法律出版社2012年9月版,尚晓蕾译)两本译笔绝佳的书,但是想尽一切办法却也没有联系到此二人中的任一人。虽然在微博上我也关

  

注了不少译者,但是因为没看过他们翻译的书,所以不敢贸然去找他们翻译。找一个翻译不是问题,但是找一个优秀的翻译成了我当时面临的一大难题。

  

我一直认为作为一个策划编辑首先要具备的素质就是要不断地读书。因为只有多读书才能丰富自己的知识,提高自己的鉴赏水平,才能更好地把握选题,也才能发现更多的好作者乃至好译者。如果我没有读过《打工女孩》(上海译文出版社2013年3月版,张坤、吴怡瑶译),没有看到这本书后勒口上的“译文纪实”系列中提到的一本《再会,老北京》(上海译文出版社2013年4月版,何雨珈译),我也许找不到一个优秀的译者。

  

因为搜索到《再会,老北京》的简介时发现其竟然是《江城》(上海译文出版社2012年1月版,李雪顺译)和《寻路中国》(上海译文出版社2011年1月版,李雪顺译)的作者何伟,所以便对《再会,老北京》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搜索到了部分试读之后感觉内容很有趣,译者文笔也十分流畅,于是便想预定了何雨珈这位译者。在焦急的等待中,我从豆瓣中发现了这本书的译者,又按图索骥找到了译者的ID,发现她不仅翻译过《再会,老北京》,还翻译了好几本畅销小说,且在豆瓣评分不低,然而我还是觉得如果一本书我没有全读过就断定翻译的好坏是不客观也不保险,好在很快就收到了书。

  

就在我阅读《再会,老北京》并为作者的观察与思考角度折服,并对译者“信达雅”的译笔折服时,我也找到了译者的微博ID,并与她交流了几句。何雨珈当时告诉我作者将要在北京单向街书店举办一个新书发布会,而她作为作者的学生兼《再会,老北京》的译者将充当现场翻译。于是我去了现场并坐在前排偷偷观察了一下译者,别人也许是因为作者而来,也许是因为嘉宾刘苏里而来,而我是为译者何雨珈而来。但是慢热的我自始至终都没有与她打招呼,而是在活动结束之后告诉她我到了现场,并听到很多对该书翻译的赞赏,尤其是刘苏里竖着大拇指对译者大赞翻译得真好!我确定,她就是我要找的翻译。我说我有一本书正在签约中想找她翻译不知她是否有兴趣。何雨珈说这几天要去上海、杭州随《再会,老北京》的作者做几场活动会比较忙,所以得过段时间再谈合作的事。

  

本以为这是托词,但几天之后,她在杭州用微博私信问我想要合作的书是什么书。我回答说是《HouseofCards》。结果现在激动的是她了,连续回复了我三条私信,一条是全是惊叹号的,一条是全部是问号的,最后一条则是“是纸牌屋么?!!!!!!!!!!!!”当我告诉她确定是《纸牌屋》之后,她兴奋地说,“一定要给我翻译,我一定把它翻译得妙笔生花。”因为她太喜欢这部美剧了,更因为她太喜欢老男人凯文·史派西了。于是翻译就这么找到了,于是在与作者方面合同签订之后,我们便与译者签订了翻译合同。

  

在收到第一章的译稿之后,我们觉得非常满意,之后的翻译也比较顺利,但我并没有催稿——译者在约定的时间内交了稿,我们进入了编校环节。在编校的过程中,我们还对一些字句进行了多次交流,尤其让我满意或者

  说是佩服的是为了方便读者阅读,译者加了50多个脚注。可惜的是,在她翻译《纸牌屋》的同时搬到了成都,我们也没有再见面,或者说是她从来没有见过我。

  

整个寻找译者的过程,真可以说是“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也是十分偶然,但却又在冥冥之中是必然。而读过这本书的同事、同行,我的几个朋友都说译笔十分精到,真如译者当初所说的“翻译得妙笔生花”。

  

话设计:几乎“毁掉”了设计师的泰国之行

  

在稿子编校的同时,封面设计也开始进行,我依然交由一直保持很高设计水准与我私交也还不错的熊猫布克。虽然当时他要去泰国游山玩水,但还是接下了这本书的封面设计。其实希望他接下这本书的封面设计不仅是出于我对他高超设计水准的认可,更是因为我“嫉妒”他要去泰国游玩,处心积虑地想要“毁掉”他的旅行。

  

在他到泰国游玩了几天,在清迈住下来之后,我就开始不断地骚扰他,有几次他不堪我的烦扰,终日在酒店里设计该书的封面。而在目的达到时,我便给他讲了一个笑话:有人去巴黎旅游却天天在酒店里呆着。别人问他这么远来巴黎旅游为什么总是在酒店里呆着,他说因为酒店太贵了,出去玩很亏本,所以就一直在酒店里呆着。他也除了鄙视之外,别无他法。

  

整个封面设计贯穿了他的整个泰国旅行假期,直到他回国下飞机时,我都在给他发微信沟通、要求修改。好在封面也在预定的时间内设计完成,与内文一起交付印刷——幸好,他比译者搬到成都之前也更早地搬到了成都,不然他一定会来找我算账的!(潘江祥)

  

 

  

 

  

 

  

 

  

相关阅读:

  

2014年度全国图书选题分析报告日前出炉

  

实用科技图书选题策划的基本依据、价值分析及途径

  

图书选题策划的五个兼顾

  

市场倒逼年度选题论证“浪淘沙”

  

重大选题备案培训班在京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