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进军实体出版 是为争面子

  网络文学进军实体出版 是为争面子

 

  

网络文学进军实体出版,是2013上海书展的一道别样风景。这几天,天蚕土豆、八月长安、铁钟三位网络人气作家陆续亮相上海书展,为其网络小说的实体出版新书举行发布会,吸引了大量人气。其中年仅24岁的天蚕土豆以5年1800万元的版税及相关授权总收入,位列2012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第三名。

  


看到动辄十数本、卷帙浩繁的纸质书,有人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网络文学的“分量”,也有人直呼不懂:纸质书都在忙着数字化,在网上赚得盆满钵满的网络作家何苦来实体出版“轧闹猛”?比起传统文学轻便的单本售卖,如此“贵而且重”的成套书籍真的卖得动吗?

  


写手:纸质出版赚的不是钱,是面子

  


去年年底公布的“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犹如平地一声惊雷,让文坛猛然意识到网络文学这块“非主流”阵地的造富能力。据业内人士透露,除了《后宫·甄嬛传》这样由于电视剧带动后续人气的个别作品以外,网络小说为作者创造的不菲收入绝大部分来自于线上收益,纸质出版的收入充其量只能算一个零头。这里所指的线上收入主要包括网上订阅收入、网站奖励、电子版权分成或买断收入。

  


记者拿天蚕土豆的代表作《斗破苍穹》为例,大致算了一笔账。按照3分/千字的网上订阅均价来算,作者可得到一半,即1.5分/千字的收益。《斗破苍穹》共532万字,其中需付费阅读的约509万字,订阅数2012年底突破7万,因此作者天蚕土豆从该书得到的订阅收入至少有535万元。而它通过电子书出版、网络游戏改编等形式获得的版权收入分成也相当可观;再加上读者的“打赏”、“投月票”等现金鼓励,以及网站提供的全勤奖等福利奖金,有媒体此前爆出《斗破苍穹》的线上收入破千万元,想来也并不夸张。如果再拿“网络作家富豪榜”公布的天蚕土豆5年间其作品产生的1800万元总收入来减,由于还有《魔兽剑圣异界纵横》、《武动乾坤》两部高人气网络小说分账,剩下的纸质出版收入其实十分有限。

  


既然从网上获得的收入远远大于纸质出版,网络作者们又为何纷纷涌入实体出版界呢?起点中文网的签约作者龙吟满月告诉记者,不单是唐家三少、天蚕土豆这样“大神级”的作家,许多她认识的普通网络写手都想方设法地寻求实体出版的途径,大部分印数也就一两千册,根本赚不了钱。至于个中缘由,龙吟满月一语道破天机:“因为纸质出版是传统文学的出路,传统文学有其权威性;而网络文坛芜杂混乱,写手们需要获得一种权威的认可。说白了,纸质比网络更有面子。”

  


专家:网文实体出版“脱离土壤”,不看好

  


网络文学源源不断地涌入实体出版,究竟市场前景如何?会不会对传统图书造成冲击?专家对此持保留态度:网络文学植根于网络,它的繁荣也与其媒介的特殊性密切相关,一旦进入传统的纸质出版,就如同脱离了土壤,生命力也会受到限制。

  


作家出版社编辑李宏伟分析称,从客观的角度来看,网络文学会对传统图书的销售造成一定影响,但是这个影响近年来已经降到很小。尽管前些年有《明朝那些事儿》、《盗墓笔记》等人气网络小说一路席卷传统书市,缔造了一个个畅销神话,但这股势头近来渐趋疲软。一方面,可能是传统读者对于网络文学的新鲜感渐渐消退,因此这些实体书的购买力主要局限于网上连载积攒的“死忠粉丝”;另一方面,随着阅读工具的进化和技术的进步,人们越来越习惯于通过手机等移动设备来阅读数字图书,数百万字的实体书太不方便携带,市场前景不容乐观。其实,现在传统出版都竞相向数字化过渡,原本就占据数字出版高地的网络文学又何必“逆向行驶”呢?

  


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告诉记者,网络文学发展到今天,在题材、篇幅、文字表达等诸方面都产生了与传统文学截然不同的特点,而它能聚拢人气的最大优势就在于其在线更新的模式。订阅读者每天阅读新的篇章,在回帖讨论中一点点跟进、参与到故事情节的发展,通过一两年甚至更长的连载时间,会与作者逐渐形成一个“情感共同体”。但是脱离了网络这个生长环境,进入纸质出版的评价体系,那些优势就丧失了。放在纸质书的传统阅读标准之下,网络文学的“水”就成了明显的弊病。而且网上几十个月的点滴更新,实体出版后变成排满半个书架、蔚为壮观的十几部纸书,乍一看到,相信许多新读者都会望而却步。

  

 

  

 

  

 

  

 

  

相关阅读:

  

网络文学是数字阅读的主流

  

二百余家网站涉网络文学侵权被查处

  

创世反攻起点中文网络文学帝国

  

网络文学生产模式再引争议

  

网络文学市场群雄如何逐鹿中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