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书店数字化转型的思考

  

  传统书店数字化转型的思考

 

  

 

  

传统书业在面临纸质书向电子书转型之时,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做好观念、业态、模式的调整。

  

 

  

把握数字书业与传统书业的本质和不同点

  

 

  

透过现象看本质,传统书业和现代书业的本质区别主要体现在:内容、载体由过去的统合走向分离;载体由纸质向电子阅读工具发展;内容的发行方式不再是传统的实体书店,而是网络;内容与阅读载体的集成由客户或读者自己完成;纸质书时代,行业分工明确;电子书时代,供应链之间的功能相互交叉;传统书业需要引进新的阅读载体,调整主营结构,逐步实现主营产品结构的转型。

  

 

  

主营业务需要逐步引进、推广电子阅读产品

  

 

  

从美国和我国的阅读调查数据看,大众阅读不仅没有下降,反而呈上升之势。这里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纸质图书的阅读率在下降,网络阅读、手机阅读在快速上升。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随着电子技术的快速发展与阅读工具成本的下降,手机阅读、3G阅读器、智能化阅读器将成为未来阅读的主要工具。对此,传统书业在不放弃目前传统产品的同时,需要拓展新的主营产品,建立自己未来的主营产品结构体系。

  

 

  

转变业态,建立新的阅读载体的体验中心

  

 

  

随着现代网络技术的发展,未来实体书店销售的功能将不断弱化,将逐步由现在的产品陈列与销售转化为产品、内容的体验中心。实体书店的功能将主要成为产品宣传、企业形象宣传、品牌塑造、客户体验的场所。传统书业的连锁,在向现代书业的转型过程中,需要建立新阅读载体的体验中心,这无论是对于确立传统书业在未来数字书业的地位,还是打造未来文化和阅读主体的现代数字化发行企业都具有重要意义。

  

 

  

做现代书业的集成商、整合商,利用现有实体书店和市场销售渠道的优势,整合产品内容、阅读载体资源。

  

 

  

从现代书业的发展情况看,传统书业的发行,一无内容资源,二无阅读载体技术资源,三无技术资源。但传统书业的发行有内容生产者、技术生产者、产品生产者无法拥有的实体书店网络资源、市场销售渠道资源。从价值、使用价值的关系原理看,无论内容生产者,还是技术、产品生产者,他们所生产的产品只有销售出去,才能把使用价值转化为价值。如北大方正,拥有数字化内容资源,没有销售的渠道,缺乏销售的策略,因而“汉王”销售远远超过“北大方正”。如果北大方正同大型的传统书业的发行相结合,优势互补,“北大方正”必将打垮“汉王”。利用现有传统书业的优势,建立新型合作业务模式,以我为主,整合集成内容、产品资源,双方共赢,我们将在现代书业中大有可为。

  

 

  

构建现代书业的数字化网络存储销售平台,打造中国现代书业的数字中盘

  

 

  

构建传统书业发行的网络数字化平台,是成功实现传统发行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标志。1994年,29岁的贝佐夫开始创办亚马逊,很快建立起蜚声全球的亚马逊帝国。他被众多媒体评为“电子商务之父”。亚马逊的成功之处一是把网络的方便快捷成功地运用于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商业运营之中;二是构建了庞大的客户关系数据库、产品数据库;三是利用网络时空界限无限性,成功地构建信息交流空间、网上社区空间;四是网络的界面个性化、参数化的设计。

  

 

  

网络、数字化技术的发展,出版、发行、终端消费需要有便捷的沟通平台。传统企业要想实现转型,必须要从内部派生出自己的掘墓人,以新市场来否定自己原有的市场。建立出版、发行、终端客户的“一网通”平台,打造可供出版、发行、终端客户共同沟通与交互的信息和运营平台。在这个平台上,终端客户通过规范、全面、完整的产品信息库,可在这个平台方便、快速地检索和购买到自己所需要的产品内容;出版商从平台上迅速地了解到客户对产品的需求、市场反馈,通过市场反馈的信息,调整出版产品的内容,出版更加符合市场所需求的产品内容;发行通过这个平台,了解市场客户的需求,改进自己的服务,调整产品经营结构和服务方式。

  

 

  

(作者单位为江苏凤凰新华书业股份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

  

电子书出版的崛起引发传统书店的没落

  

欧洲传统书店:或微利或倒闭

  

专家热议传统书店未来 阎晓宏称需要两方面支持

  

专业书店前途几何?

  

校园书店 小书店承载大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