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家:网络文学应就高不就低就雅不就俗

  评论家:网络文学应就高不就低就雅不就俗

 

  

如今网络文学呈现强劲的发展势头,网络文学创作队伍超百万,拥有2.5亿的庞大受众。在第八届作家富豪榜榜单上,网络文学作家的收入首次超过了传统文学作家。网络文学从文学的原生态发展为网络经济新支点。
网络作家的写作,是在与读者的互动中完成的,一部网络小说在连载过程中会有大量铁杆粉丝日夜追随,他们的指手画脚时时考验着作家的智力和定力。作品要适应大众读者的口味,作者要投多数读者的所好,“读者是上帝”是网络文学写作与阅读所通行的基本规则。但评论家白烨指出,对网络文学“读者是上帝”的规则需要予以反思。
就高不就低,就雅不就俗
网络作家鱼人二代坦言,网络小说跟传统小说不同,在创作的时候会跟读者进行互动。他的小说《很纯很暧昧》当时可以说是非常受欢迎,写的时候读者提的意见会对作者起到很大的影响。比如他原来设置的大纲200万字或者300万字就结束了,但是读者会说,你这块应该再加一个这样的情节,或者那个地方应该设置一个那样的情节。跟读者互动的时候,你会不自觉地看到他们可行的意见,会根据读者的意思继续创作这个作品,结果写了400多万字还没结束。
白烨认为,在文学文化领域里,不能借用消费领域里“顾客是上帝”的说法,这里没有“读者是上帝”一说。读者是形形色色的,不同代际的,不同文化层次的。因而读者是分为各种品位、各种趣味的,如若以满足最大众为旨归,可能会不断走向低俗。甚至越低俗,越情色,越可能受欢迎,越流行。作家对读者一定要在适应中进行引导,在普及中着力于提高。不要盲目地去迎合,一味地去迁就。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文学从业者,应该在选择读者时,就高不就低,就雅不就俗。
网络作家:
我的写作我做主
一些网络作家意识到在写作中坚持自主意识的重要。网络作家辰东把网络作家与读者的关系看作是朋友的关系。自己写网络小说先有一个总体构思,以自己的想法为主,读者的意见可参考,有好的意见就吸收,不能全按读者的意见走。
在网络作家天蚕土豆看来,网络文学从商业角度来说,是以读者为中心。但一个网络作家从众多人中脱颖而出,一定有自己独特的东西,不以读者的意志为转移。自己写小说6年了,写之前先设定大纲,写一部小说要两三年,每次发表更新,读者都有反馈,作者有自己对小说的掌控,读者好的意见可以采用,把小说变得更完美。
网络作家晓月在写《倘若你爱我》这篇都市小说时,开篇就有读者将自己大学毕业后的亲身的感受贴出来鼓励作者,这让她得到很大的激励。晓月认为,网络作家从故事开篇就是在读者的目光注视下写作,获得读者第一时间的鼓掌喝彩成为写下去的动力,同时也会被读者第一时间指出问题。网络作家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压力更大。如果作者的创作思路被读者完全否定,很多时候都会觉得特别受不了。写《婚久必昏》的时候,很多读者带着自己对婚姻和爱情的感受去留言,自己曾经一度写起来特别定不下心来。可是每一个作品最后还是坚持了自己最初的想法,因为她觉得作者能做的是把自己的思想初衷完整地展现给读者,如果中途改变设定,那就不再是自己的故事,失去了作品本身的意义。

  

作家写作要引领读者
白烨指出,当你是一个一般的作者时,你可能不得不去迁就读者,以给自己赢得一定的名声与影响。当你成为一个大神级作家之后,就理当起到一个大神应该起的作用,把你作为大神级的网络文学作家的领袖价值、引导作用体现出来,用自己富于人文精神的写作引领读者,示范其他作者,而不是只去一味博得众多读者的喝彩,活在低俗与媚俗写作营造的粉丝迷恋中。总之,在文学与阅读的关系上,我们不要完全从文学消费、文学市场的角度去考量,要从文学启蒙、文学传承的角度,从文化积累、文化建设的角度,去掂量自己的写作的意义与影响,去寻思怎样给这个时代的文学读者,提供正面的能量和积极的影响,把自己的作品的写作与阅读,当作时代的精神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汇入到整体的社会精神文明的建构与建设之中。
网络文学在关注读者反应、满足读者需求的背后,其实真正关心的是市场,最终在意的是利益,白烨分析,这使得网络文学这个文学的场域,文学的要素越来越稀薄,而经济的因素越来越突出。无论是网络作者的唯大众是从,还是文学网站的唯阅读市场是从,他们所极力寻求的,都是经济效益与具体收益的最大化。“资本”成

  为了网络文学生产与消费的主导力量。这从整体和长远看,不仅对网络文学发展不利,而且还会波及到传统文学领域,造成多方面的负面影响。因为它使网络写作变成了不同环节的人们赚钱的方式,网络作家则成为网络文学利益链上的赚钱工具,而忽略了文学本应具有的审美作用与社会功用。
如何解决网络文学发展中的问题?白烨提出,建立全国性的文学网站联盟,组建网络作家联谊组织,建立行业规范,形成规章制度,在文学网站之间和作家之间交流经验,研究新的问题。此外,培训网络文学编辑,提高编辑个人素质;以切合网络文学的方式,开展网络文学作品的评选与评奖工作,促使网络文学在有序的竞争中优胜劣汰,良性发展;探讨和构建网络文学评价体系,培养和建立网络文学批评队伍。

  

 

  

 

  

 

  

相关阅读:

  

易观:2014网络文学“一起创”定江山

  

网络文学“打赏”攀比陷疯狂

  

大部头网络文学静悄悄地短

  

中文在线领跑网络文学内容提供商

  

网络文学离文学越来越远 不妨少点商业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