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嫖娼门爆料人详述偷拍细节 跟踪到法官二奶家

  集体嫖娼门爆料人详述偷拍细节 跟踪到法官二奶家

  【大纪元2013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综合报导)近期引爆海内外舆论的“上海高院法官集体招嫖”丑闻的爆料人,是一名曾对中共法院判决结果不满、上诉多年求告无门的快捷酒店的陈老板。据悉,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爆料人跟踪上海法官深入灯红酒绿之地,利用包括打算潜入“二奶”房间安装摄像头的方式收集到证据。

  半年收获“致命”证据

  据《中青报》报导,半年来,老陈跟随着上海法官,出入各大酒楼、歌厅以及豪华会所,记录下一段段灯火酒绿的隐秘生活。等待证据的出现。为了取证,他守候在会所的大门外,蹑足于宾馆的走廊中,假装随从,核对账单;购买装置,秘拍偷欢;他甚至做过一个详细计划——混进“二奶”的房间,安上秘密摄像头。

  6月9日,老陈开车跟踪一辆灰色轿车。轿车的主人是中共上海市高院民一庭副庭长赵明华。当天下午6点,轿车驶入了上海市衡山渡假村。车上下来的5人进入了渡假村二楼一包间,当晚9点,赵明华等人转到一个名为“钻石一号”的KTV豪华包间。随后,十几名年轻女子进入包房,几分钟后,大部分女子离开,5名女子留在包房内。

  老陈称:“他们是在挑女孩”。当晚11点左右,赵明华等人离开KTV包间,前往各自房间。不久后,开始有女子进入对应的房间。整个过程,老陈都尾随其后,并用一款眼镜式偷拍装置拍下画面。但因不敢离得太近,加上渡假村走廊内灯光昏暗,他并没有获得清晰影像。

  3天后,老陈返回衡山渡假村,并向门卫谎称他在消费时丢了东西,以此为由调取监控录像。他看监控录像时,用眼镜和手机进行翻拍,“前后拍了几次,第一次拍拿回去看不清楚,就再回渡假村换个设备拍,尝试了很多次,终于拍到清楚的致命一击”的证据。

  拍摄的原始素材全长30余小时,包含多个角度的拍摄画面。直到8月初,他完成最后一击。他上传了一段8分钟视频,曝光法官集体买春。当月,老陈将该视频素材提交给中共上海市纪委。

  原打算偷拍法官包二奶

  老陈发现赵明华有四处房产,其中两处算高档住宅。他说:“两处房产加起来得500多万,他的妻子没有工作,以赵明华的工资,不可能买得起这些房”。

  2013年年初,在上海市闵行区火车站,老陈跟踪发现赵明华送一名年轻女子。他发现那名女子并非赵明华的妻子。他称:“两人在站台上搂搂抱抱,难分难舍,当时我判断这可能是二奶”。在接下来的日子,老陈发现,赵明华每个月都要去那名年轻女子的住所五六次,每次会在房间中逗留五六小时,偶尔会在年轻女子家里过夜。

  老陈一度计划在“二奶”的房间安装偷拍摄像头,安装细节都已想好。因为该女子所住楼层较低,他说:“我打算用竹竿将衣服搭到她家阳台上,我就去敲门,说住楼上的,不小心把衣服掉在他们家里了。等她开门了,我就让她帮我找个物件去够衣服。等她转身,我就把摄像头装好了”。

  但最终老陈放弃了这一计划,他称,因为“这不过是生活作风问题,不足以致命”。

  冤案 求告无门决心“报复”

  老陈的官司源于6年前。2008年,经营快捷酒店的老陈,在妻子介绍下,认识了工程商顾某。顾某承接了老陈的酒店装修工程。老陈说,两人口头约定工程款为500万,但后来顾某索要1,100万。最后,双方对簿公堂,闸北区法院判老陈败诉,并需支付顾某工程款720万元。

  然而,他并不服气,他认为法院判决明显不公。以前他和顾某喝酒时,顾某曾向他吹嘘“我在高院有亲戚,什么事情都能摆平”。老陈怀疑,正是因顾某在法院的特殊关系,他才难以翻案。

  于是,老陈带着40多员工开始四处上访。他找人写了诉状,向上海多个部门投递,无门。无奈下,他决定进京告状,但仍然一无所获。于是他决心“报复”。

  集体嫖娼门 “引爆”上海官场地震

  目前“上海高院法官集体招嫖”丑闻还在持续发酵,或牵出更多内幕。有分析指,“法官集体招妓”事件或引发上海官场大地震。8月6日,中共喉舌新华网论坛发表署名阎兆伟的博客《“法官集体招妓”能否引发上海官场大地震?》。文章说,“上海高院法官集体招嫖”事件内幕以及在社会造成的影响,不会小于重庆雷政富“不雅视频”事件,它不引发一场上海官场大地震那才怪呢。

  上海是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老巢,也是江的发迹之地。江泽民进京后,先后安插吴邦国、黄菊、陈良宇等江系亲信控制上海。陈良宇因背后有江撑腰屡次向中央发难,后来被胡温送进大牢。十八大后,江泽民老巢被清洗,原习近平大秘丁薛祥掌控上海政法委,上海高院院长易人。江泽民掌权时期在军队、政法委、上海市的三大老巢全部失守。

  (责任编辑:肖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