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美国儿童图书出版

  观美国儿童图书出版

阅读对儿童身心发展、家长亲子关系的益处不需赘述。我还记得自己刚上小学时尽管是“资深”小人书读者,但念起课文磕磕绊绊;直到八岁读了第一本“字书”后,从此朗读课文的流利程度突飞猛进。想来是阅读让大脑、眼睛和嘴巴之间的反应变得娴熟而快捷。

  

六一节前夕谈美国儿童图书出版,先要说明一件事:和不过三八国际妇女节,五一国际劳动节一样,美国也不过六一国际儿童节,大概是因为美国儿童天天都过节吧。这个国家的儿童课业负担极少,快乐很多;他们得到的尊重不比成年人少,得到的爱护只会更多。所以从国内来的孩子往往只用一天就爱上了这里的幼儿园和学校。但即便是这样一个堪称“儿童天堂”的国家,早年的美国出版界和其他国家一样对儿童书籍出版并不重视,认为儿童文学没有施展空间,直到1922年创立了“纽伯瑞儿童文学奖”。

  

这个奖是当时的美国书商梅切尔建议美国图书馆学会为纪念十八世纪英国书商约翰·纽伯瑞设置的。纽伯瑞被认为是世上出版儿童书籍的第一人。他出版的书含有浅显单字,大量插图,以及强烈的道德观念,蕴含着对地球、人类以及大自然的关怀,这些和安徒生和格林童话很不一样。“纽伯瑞奖”的评选标准重视文字本身的质量;版式、美术、纸张倒是次要。纽伯瑞的文学作品阅读难度级别按照词汇和句子长度分类,上榜书大都成为小学和中学的必读书目以及寒暑假阅读书单。

  

说到美国的少儿图书分级,堪称一门精深的学问。常见的分级方法有Lexile (蓝思)、GRL(A-Z分级法)、DRA(发展性阅读评估),这三个标准各有侧重和优劣,它们之间可以对应和转换,一般采用一种即可。这几个主流评级系统,一个突出的优点在于不是仅仅按年龄分类,还重视小读者自身的水平测评,因为毕竟同龄孩子的阅读能力和身高体重一样不尽相同,这样就避免了年龄和年级的强迫性。另外还有CSM(常识媒体评估),没有前面三种严格、精密和量化,类似于消费者打分,胜在简单易懂。每本书的分级被醒目标注出来,便于查找。

  

二十世纪以来,美国儿童书籍的出版,和其他类别图书一样免不了受到变化着的时代影响。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儿童书籍出版人的生活相对来说轻松愉快,因为戒律清晰,容易把握。从世纪初沿袭下来的三观仍然成立,比如不说谎、不偷窃、不酗酒、不说脏话。那时候,种族歧视还是一件很无所谓的事,书中可以堂而皇之的对黑人、亚裔进行嘲笑甚至丑化。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期,随着苏联的人造卫星上天,美国的科技先锋地位受到挑战;相应地,教育系统背负了巨大压力,图书被用来作为学校教育的补充,导致学校图书馆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得到空前发展。小学和中学的“第二条款基金”是专门用于采购课外书的款项。

  这样一来,非小说类图书、简易读物和学校图书馆都迅速发展起来。

  

在接下来的越战时期,美国社会面临国家凝聚力的危机,儿童文学白人一统天下的现象必须改变。于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美国童书编辑的目光开始在作家群中搜寻能代表少数族裔的作者。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曾在黑名单上的各种禁忌主题开始松动,但随之而来的性、暴力、自杀等内容的出现和蔓延则引起了社会关注。这期间,有的纽伯瑞儿童文学奖获奖书因为包含不健康因素而引起很多非议,儿童书籍编辑的压力更大了。一方面,他们要小心不能歪曲女性、少数族裔、老人和残障人士在书中的形象,另一方面,保守派要求重拾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清规戒律。结果是儿童图书出版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能犯错。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童书出版业的盈利成为影响出版的重要因素。大财团斥资购买儿童文学出版社并拼命地让它赚钱,令家长和老师担心如此以市场为导向会影响儿童书籍的质量。《哈利·波特》这类超人气畅销书给出版界带来了知识产权以外的衍生商品商标所有权归属的讨论。由于儿童文学的特殊性,一本书的走红可以带动枕巾、床罩、文具、外套等等的大卖,只要这些物品印上了文学作品中的形象。所以出版界也将管理的触角伸向了书籍以外的商品。

  

现在除了学校图书馆,遍布美国大城小镇的公共图书馆有专门划给幼儿、小学和中学读者的图书区,往往在书架一侧标明年级,每个年级有自己独立的书架。图书馆还在每周特定时段组织活动,比如本地公共图书馆的讲故事活动,分为针对零岁到23个月阶段的“膝头故事会”,以及两岁到五岁每岁为一组,一次40分钟,集唱歌游戏讲故事为一体的“欢乐故事会”。婴幼儿书籍的设计非常讲究质地,一般是布或者厚纸加塑封,并非为了防止撕坏,而是怕被孩子吃下去卡住。每每在图书馆看到小孩提着盛满书的塑料筐迈着小短腿踯躅而行,我都不禁为她/他的父母高兴,因为喜欢阅读的孩子没有坏孩子。儿童的行走能力有限,书籍却能让他们飞翔。

  

如今的书店里,琳琅满目包装精美的儿童书籍包含着来自全世界各个民族的多元文化因素,体现了人类处在永恒变化中的希望和梦想,也代表着我们作为成年人孜孜不倦的与自己的下一代交流和传承的努力。(李颂)

  

 

  

 

  

 

  

相关阅读

  

儿童阅读周活动带孩子领略“神秘图书”

  

第四届北京阅读季将举办“北京儿童阅读周”活动

  

“2014全国少年儿童阅读年”系列活动启动

  

“全国少年儿童阅读推广服务平台”通过验收

  

儿童阅读目标:怎样“精准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