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书业,要么转型要么破产

  民营书业,要么转型要么破产

 

  


由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江苏省新闻出版局主办的第十届中国民营书业发展高峰论坛,12日在南京举行。针对民营书业时下步履艰难,民营书业巨头们在论坛上疾呼:到了彻底改变经营思维的时候了——要么转型,要么破产!

由于国内教辅图书过多过滥,政府从2011年以来已经多次下发文件,对教辅书进行限价。而90%的民营书企都是依靠教辅书起家的,新政策使90%的同步教辅产品被淘汰,90%的出版单位面临业务转型。据不完全统计,2007-2012年,我国至少有1万多家民营书店倒闭。冲击,主要来自网上书店的挤压,也来自数字出版的抢滩。

江西金太阳教育董事长陈东旭说,陈东旭说,“两堵墙”使得中国教辅企业难以做大做强。第一堵围墙是针对民营的“政策性围墙”。出版权、教辅授权、省级教辅推荐目录、地市级教辅选择、学校收费五大关卡,使民营企业基本失去行业话语权。第二堵是 “区域性围墙”。各省出版集团和新华书店割地而居,教辅授权也都是根据省份授予各大省级出版集团。只要不是当地授权的教辅,即使质量再好,也难以突破这一关口。

困难重重之中,有的民企选择了与国企“联姻”。

重庆五洲集团就是国有重庆出版集团与民营重庆五洲书韵图书发行公司、国鹏文化传媒公司共同成立的,重庆出版集团控股。为什么与国有集团合作?公司副董事长徐登权说,一是想借国企规范民企,二是客观环境呈“国进民退”现实,与国企合作是“最便捷的生存发展之路”。

更多的民企选择“小姑独处”“屌丝逆袭”。数字出版,为民营书企“破墙而出”带来机遇。中文在线董事长兼总裁童之磊判断,2018年,电子书销售额将超过纸书。

可一集团是江苏民营书业老大,也是此次论坛的承办单位。这家同样以教辅起家的企业,目前已将数字出版和艺术品经营作为主打。董事长毛文凤说,中国教育改革为数字化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各级教育规划,都对信息化教育提出了相当高的指标,这便是机会。

“上市”“转型”“并购”“数字化”等诸多话题令人眼花缭乱,也让出版人变得浮躁,难以沉下心来做出版。“可以说整个行业都弥漫着这样一种心态,而忘记了出版的根本、文化的根本就是‘内容’和‘产品’。”湖南天舟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肖志鸿提醒同行。

但对“阅读”本身,出版商依然充满自信。天舟已于2010年在深交所成功上市,是“中国民营出版传媒第一股”。肖志鸿认为,越是海量的信息越需要专业化,出版人就是要以“行家的眼光”,筛选过滤具有市场价值的内容,挖掘和经营作者资源。

目前,发达国家的人均阅读量是中国的8-10倍。北京纸老虎图书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曹章武认为,物质需求日益满足的同时,精神文化的需求也将随之上升。就发达国家经验看,中国未来精神文化需求巨大,他坚信,“这对于整个实体书店和文化出版产业都是机遇”。

 

  

相关阅读:

  

民营图书发行渠道面面观

  

民营书店采购经理的进货之道

  

网络正在毁灭街头民营书店 网络正在毁灭街头民营书店

  

民营书业获得最大单笔投资,创建书业首个全国性发行信息和物流平台

  

张抗抗:让民营书店享受国民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