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如何迎接出版业态创新

  出版社如何迎接出版业态创新

创新出版业态,开展数字出版,对于出版单位来说,要从两方面着手:一是关注相关法律政策,及时申报相关资质;二是革新编辑理念,统筹两种业态。

  

 

  

各个出版社开展数字出版业务,都需要在合乎法律规定的前提下进行。从法律层面来看数字出版,我国的相关法规规章亟待完善。电子书与网络书有何不同?是否具备网络出版资质的出版社即具备电子书出版资质?不具备电子书资质的企业是否也可以开展电子书业务?这些问题需要数字出版从业者高度关注。

  

 

  

以笔者供职的法律出版社为例,在网络出版领域,

  我社2008年5月底已经取得了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具备了开展网络出版业务的合法资质,由于在网络出版领域所取得的业绩,法律社于2010年底再次获得新闻出版总署颁发的为期4年的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2010年1 0月,法律社与中国移动签订手机阅读协议,正式进军手机出版领域。鉴于我社在数字出版三大主要业务领域的市场准入现状,开展数字出版业务,需要在以下几个方面做好准入的工作:

  

 

  

第一,高度关注电子书资质的申请标准、办法条件、申请期限等,关注最新网络出版与电子书关系的相关文件,在具备申请条件时,尽快申请电子书资质;第二,关注电子书行业标准的出台时间及具体内容,做好应对工作,在合规的前提下健康有序地稳步发展电子书业务;第三,关注网络出版书号的相关规定。《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标准网络出版发行管理规定(试行)》等规章都未规定网络出版的书号申领、审校程序等问题,目前各个出版社各行其是,但是出版社在开展网络出版业务时仍需注意关注最新规定的出台与实施。

  

 

  

对于业态创新,对于数字出版,编辑们大致有几种态度:质疑、观望、恐慌。旗帜鲜明地支持的,不多;明确反对的,也不多,各个出版社皆如此。传统出版的编辑能够认清数字出版是未来方向,是大的趋势,大势不可逆转。但是,基于情感或者利益的束缚,往往不能主动地实现转型。这就需要出版社的决策层自上而下地推动业态转型。

  

 

  

质疑的编辑,对数字出版能否产生收益,能产生多大收益,缺乏足够的自信;尤其是观念较为陈旧的编辑,宁愿安于现状,出版纸书能完成任务、养家糊口或者安居乐业,就满足了。

  

 

  

观望的编辑,觉得数字出版能够有收益,但是收益能否与传统出版业媲美,何时能够实现二者的均衡,不能给出确定答案。机会主义心理作祟,使得他们骑墙于两种业态之间。

  

 

  

恐慌的编辑,则是提前夸大了数字出版的发展态势,感觉好像数字出版一发展,电子书一出,他们的纸书销量就不行了,直接影响到他们的收益了,任务完不成了,等等。需要说明的是,质疑、观望抑或恐慌的编辑,考虑问题的出发点还是从出版业大局考虑,而非从个人利益出发。

  

 

  

反对的编辑,是怕数字出版影响到他们任务指标的完成,是因为业态转型对于他们的奖金、福利等待遇构成了威胁。有这种想法的编辑,往往站的高度较低,他们不是从出版社发展出发、不是从出版业大局出发来考虑问题,而是从个人的利益得失出发来看待业态格局。

  

 

  

对于编辑们的种种态度,笔者有以下看法:

  

 

  

第一,数字出版是整体的趋势,出版业态转型是未来方向,这是任何个人、任何团体都无法扭转的。数字出版是趋势,但传统出版优势依旧,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数字出版将与传统出版长期共存,互相推动,而并非取而代之。

  

 

  

第二,在条件暂不具备时,对助力数字出版业务的编辑,以单笔数字出版业务所产生的收益,与编辑进行利益提成;在条件具备时,将编辑的数字出版业务收益纳入考核机制,作为确定奖金的依据之一。

  

 

  

第三,建立定期交流机制。加强出版社从事数字出版业务的人员与出版社编辑的沟通与互动,就数字出版、传统出版的关系与利弊进行面对面交流与协商。(张新新)

  

 

  

 

  

 

  

相关阅读:

  

新华出版社:一次采集热点 N次加工选题

  

500余家出版社15余万种图书亮相上海滩

  

古籍出版社社长年会:古籍出版呈现合力多元

  

上海书展阵容显露 各地出版社发布参展内容

  

出版社编校质量控制模式构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