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书市场调查:繁荣表象 冷静思考

  童书市场调查:繁荣表象 冷静思考

 

  

在数字阅读的强力冲击下,传统图书出版市场近年来一直不太景气,但在持续低迷的市场中却有一匹“黑马”,即儿童出版市场保持着逆市上扬的趋势,在图书零售业总体走低的大背景下,童书已成为拉动市场的领跑板块。而随着国家逐渐放开“二胎”政策,业内预计未来几年整个婴童消费市场规模有望超过2万亿元,其中教育支出已成为仅次于食物的家庭第二大日常支出,出版物作为儿童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将迎来快速增长空间。但在童书市场一片繁荣的景象下,这个行业也面临着自身升级的内在问题和数字阅读挤压的外在压力。

  

童书市场成为出版社争抢阵地

  

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的数据,2013年全国共出版少儿读物3.24万种(其中初版19968种)、4.56亿册、总定价86.7亿元。与2009年相比,2013年儿童读物出版种数增长208%,总册数增长160%。

  

而当当网的童书数据显示,2014年,当当网卖出了1.1亿册童书,销售码洋23.2亿。其中0岁至2岁读物销售明显增加,更多的青年父母开始关注婴幼儿的早期阅读。据当当网预计,未来几年科普书、原创文学等品类的童书需求加大,占比将进一步增加。

  

总体上看,与中国3.7亿儿童的数量相比,中国童书在未来还会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之前也有数据显示,在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儿童图书占整体图书市场已超过30%,而中国目前只有16%左右,潜力巨大。

  

日前,在刚结束不久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记者在2015中国图书零售市场年度报告会上了解到,经过连续两年的下滑,2014年图书零售市场回暖,其中少儿图书通过版权开发拉长产业链,成为整个市场中销售量增幅最快、畅销书销售数量最多的种类。近10年来,童书是我国图书零售市场中表现最好的板块,年增长率达到9%左右,高于整体图书市场增长水平,是拉动整体图书市场的主力军之一。

  

广阔的发展前景吸引了全国出版社涉足童书市场,截至2009年底,在我国的573家出版社中,已有525家涉足少儿图书市场,其中既有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二十一世纪出版社、接力出版社、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等专业童书出版机构,也有长江传媒、凤凰传媒、时代出版、人民文学出版社、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等知名度较高的出版社,更有诸多非专业的出版社介入这一市场,如沈阳出版社近两年也加入到童书出版大军,在今年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由该社自主研发创作的《库拉噜噜魔法书》多媒体图书通过增强现实技术将传统阅读与网络技术结合起来,实现了虚拟图像和文字信息与现实生活景物的结合。此外,近年来专门策划出版童书的民营图书出版机构更是层出不穷,涌现出大批小而美的公司。

  

繁荣背后需冷思考

  

大批出版机构的进入,让童书市场更加专业化、国际化、多元化,家长和小朋友也有了更多选择,对于推动童书市场的产业化发展无疑是有利的。但需冷静思考的是,童书出版并非没有门槛,相反,由于儿童出版需要了解儿童的心理特点、审美水平、阅读特性等,所以童书出版需要儿童教育学、儿童心理学、儿童文学等专业人才。

  

现在长期被忽视的童书市场虽然随着“70后”“80后”青年父母对子女教育的重视而热门起来,但人才缺口问题突出,尤其原创的绘本人才更加缺乏,需要出版机构有更多的培养耐心,也考验出版机构的眼光。

  

而大量非专业出版机构的进入,容易造成跟风模仿、重复出版、版权纠纷等问题,有的出版社对原创作品过度挖掘和抢夺,却又未对原创作品进行专业的运作和维护,加剧了童书出版同质化严重、缺少精品力作和原创品牌等问题。

  

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社长张秋林认为,如此多的出版机构进入少儿出版领域,一方面,对有限的优秀童书作者哄抢,会促使作者炮制作品,导致作品质量下降。同时,作者的重复授权现象日渐严重,会降低对图书和出版社品牌的认可度。另一方面,不专业的少儿出版机构,如果拿到作品但没有运作好,容易伤害作者和读者,进而伤害自身。

  

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则非常重视对原创儿童作家的品牌开发和维护,以“皮皮鲁总动员”为例,这一童书品牌在市场中知名度非常高,集合了“童话大王”郑渊洁创作的故事,已出版十大系列75册书,获得了“中华优秀出版物奖”“全行业优秀畅销品种”等诸多奖项,累计销售3000多万册,销售码洋超过4亿。为维护好这一原创品牌,二十一世纪出版社自2005年与郑渊洁签订出版合同后,一直持续不断地营销该品牌,系统营销、持续营销最终将这一品牌打造成了童书市场的标杆之一。

  

当当网副总裁、童书频道主编王悦介绍,当当网为了扎根童书市场,多年来致力于打造专业的童书编辑团队,目前这一团队约有30人,其中,仅童书选品编辑就有5人,全部硕士以上学历或在读,来当当网之前,已有5至10年的童书编辑出版经验,在当当网又经过3年以上的选品训练,让他们更加了解什么是好书。

  

好的编辑团队可以发挥出化腐朽为神奇的作用,王悦回忆,曾有一套法国的童书在国外默默无闻,但因为编辑能够抓住到位的卖点,有效地进行推荐,使得这套童书在2008年脱颖而出,到现在仍然高居当当网排行榜。

  

“当当网不仅是卖童书的地方,也是一个童书发现和推广的书店,编辑要做很多工作,前期要与出版社一起做策划,负责编印发,后期要探讨新书预售、提炼亮点、深度展示,做后续维护。”王悦介绍。

  

王悦认为,一本(套)畅销的童书需要长久的、持续的挖掘和培养,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当当网曾做过一期童书专题“小禾才露尖尖角”,主要卖的是剪纸绘本,这套童书的作者和编辑当时都是刚毕业的年轻人,两人用3年时间打磨这套书才最终出版。

  

此外,由于中国长期缺乏规范的童书市场,从童书产品结构的完整性和产品线的持续性来看,仍与国外有很大差距。就结构而言,国外出版商的产品结构、产品线更完整,如0岁至2岁的洗澡书、布书、玩具书,3岁至5岁的绘本,6岁至8岁的童话寓言,8岁至10岁的成长小说、校园小说,11岁至13岁的奇幻、探险小说等,从中可以看出清晰的分级阅读脉络。但国内童书出版机构在这方面一般都缺乏整体规划,与国际出版界还存在不小差距。

  

这一现象已引起业界重视,近两年不少出版社开始有计划地改变零散引进国际童书的做法,而是对美国纽伯瑞儿童文学奖、国际安徒生奖等国际童书大奖的产品线进行梳理,出版相关大奖书系品牌。如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在儿童文学板块采取“三位一体”整体推进战略,主推“国际安徒生奖获奖作家精品书系”“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获奖作家书系”“冰心奖获奖作家精品书系”等品牌。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则与英国麦克米伦出版集团于2012年合资建立了麦克米伦世纪童书公司,凭借一手的版权资源,已出版美国凯迪克大奖图画书。

  

如何将孩子拉回阅读

  

童书出版除要面对上述发展中的内在问题,同时也无法回避来自外界的数字阅读和丰富多彩的多元化娱乐带来的冲击。

  

国际出版顾问公司美国尼尔森公司曾做过一项调查:在美国11岁至13岁儿童的业余爱好中排在前几位的分别是电视、游戏、网络视频、体育和手机,而阅读排在第6位。在14岁至17岁的青少年中,排在前8位的分别是手机、社交网络、网络视频、电视、手机游戏、电视游戏、网络游戏和体育,没有阅读的影子,阅读在青少年生活中的重要性在下降。虽然调查对象是美国青少年,但这一趋势在中国也越来越明显,各种电子终端的娱乐正在抢占儿童的阅读时间和兴趣,由此,尼尔森图书市场研究总裁乔纳森·诺威尔提出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我们会不会失去下一代读者?”这正是童书出版面临的最大挑战,如何让儿童仍然保有阅读的兴趣?

  

王悦认为,这正是当当网以及全国各大出版机构共同面对的课题,如何去理解、探索、满足孩子们的阅读需求和心理世界,如何让阅读成为孩子们成长的助力器,是包括当当童书在内的相关从业者共同的责任,“作为中国重要的童书平台,当当童书更是首当其冲,肩负着中国儿童普及阅读的使命,将更多的孩子从游戏机前拉回到阅读中。”

  

她介绍,2015年当当童书将更加严格把关,淘汰出版质量不高、内容照葫芦画瓢的低劣品种,帮助家长把好“精品”这道质量关,为孩子提供精品阅读。

  

此外,当当网还将发挥多年来积累的大数据优势,打通品牌商、出版商及作家之间的产业合作,将儿童文化产业链升级,深化婴童全渠道发展战略。当当童书将与小星辰品牌集团联合在各大城市的高端商场实体店建设线下童书阅读体验区,并定期举办亲子阅读活动。目前,这种类型的童书阅读体验区已在重庆、西安等地开设。

  

事实上,各大出版社在童书销售渠道建设方面已经进行了不少探索,将触角伸向了影院、文具商店、商超、便利店、母婴社区、婴幼儿用品店、玩具市场等各种新型的渠道,这些新型渠道正在成为出版社新的利润增长点。

  

这类“跨界”尝试在童书出版界越来越多,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低幼中心联合美国宝开游戏公司出版了“植物大战僵尸”品牌书系,创造了上亿码洋的销售业绩。该品牌书系是以风靡全球的游戏“植物大战僵尸”中的形象为基础,组织我国资深儿童文学作家团队进行本土化创作,产品线很丰富,有故事书、爆笑漫画书,还有介绍动物、植物、人体、宇宙、海洋等专业知识的科普读物。该书系自从出版上市后,长期稳居各大畅销童书榜,深受小读者和家长喜爱。专家学者们认为,这是一次从线上到线下的突破性创意出版,引领孩子完成了从线上到线下、从游戏到阅读的转变。此品牌图书的出版还引发了“从指尖游戏到心灵阅读”的讨论,引起教育界和儿童文学界的广泛关注。

  

这次跨国合作不仅出版了内容丰富的图书产品,还研发了玩偶、礼品等衍生产品,实现了图书出版的规模化和品牌力。对于童书衍生价值的全方位开发也逐渐成为各大出版社的共同选择,张秋林介绍,二十一世纪出版社未来的目标将是聚焦少儿创意文化产业,

  拉长产品的价值链,在该社2016年1亿元的利润目标中,图书将占比6000万元,动漫、儿童阅读推广云平台、移动数字阅读、品牌管理与品牌授权经营等将会贡献其余份额。

  

新蕾出版社市场推广部主任刘长鸿认为,同其他类型的图书作品相比,儿童图书可以延伸更长的版权产业链,热门动漫影视作品授权改编成的图书更容易受到儿童群体和年轻父母的欢迎,如迪士尼系列图书等,反过来看,儿童读物也是改编成动漫影视作品的良好素材。而基于儿童读物开发的点读书等多媒体产品,市场认可度也较高。

  

大社、强社之外,中小型的民营出版机构也在想方设法地应对新媒体的冲击,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颜小鹂曾对媒体表示,蒲公英童书馆有计划将其畅销童书如“神奇校车”“奥当女孩”等制作成童话剧或儿童电影。

  

青豆书坊则是依托出版国外家教书的优势,开始引进国外作者的家庭教育工作坊。其总编辑苏元表示,由于数字技术的发展等原因,出版业正发生着很大的变化,出版需要向读者提供更细致的服务,已成为一个发展趋势,青豆书坊的做法是脚踏实地做好现有的产品线,在一些专业领域为读者提供更多深度拓展的图书。

  

 

  

 

  

 

  

 

  

相关阅读:

  

童书为何只有“高原”没“高峰”

  

英美童书巧借电影东风引领市场

  

童书该不该有“性别”?

  

国际童书权威亚当娜+当当童书:打造我们共同的童书的世界

  

聚焦上海国际童书展: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童书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