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展十年 驱动力就是开放力

  

  上海书展十年 驱动力就是开放力

 

  

核心阅读

  


上海书展的一切具体发展举措的制定实施,都需要基于国际视野。上海书展的未来能否走得好,就在于我们是否能时时从全球视野的高度去观照他者,审视自我,是否能在国际惯例、国际趋势、国际市场中发现中国道路的机会。

  


□方世忠

  


上海书展将届十岁,在这值得庆祝的日子里,我在收获祝福的同时,也经常接到关切的疑问,“上海书展未来发展的驱动力是什么?”这是一个大问题,更是一个好问题。以我的经验,一个好答案,往往就诞生在一个好问题里。

  


这样一个既大且好的问题,促使我个人和我的同事们花了很多精力和时间去思考它——因为我们不想依赖于任何轻捷简便的、先入为主的教条以及不顾具体时地条件的笼统式概括。是的,一个好答案,也该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答案。

  


毫无疑问,经过九年接力赛跑,上海书展已然完成了从区域性到全国性的两步跨越。2012年上海书展7天的展期里,共组织了460多场阅读文化活动,参展出版社500多家、海内外嘉宾与作者700多人,主会场和分会场共实现零售码洋高达6000万元、团购码洋6000万元,吸引了32万名读者入场体验这一书香盛宴。这全面展示了上海及全国出版界的优质成果与良好形象,同时也给上海这座城市带来了新的生活选择,新的城市理想。

  


面对喜人成绩的同时,我和我的同事们却必须审慎思考,上海书展未来发展的驱动力在哪里?上海书展国际化的道路应该怎么走?面对全球书业的变革时代,上海书展着眼于明天的需要,又该如何着手于今天的准备?我们的优势何在,差距几何?上海书展又该如何妥善应对将要面临的阅读数字化挑战、书展国际化挑战及书业转型期挑战?而解答这一切问题的关键,我以为是要找到适合上海书展发展的未来驱动力。

  


首先需要强调的是,未来上海书展的一切具体发展举措的制定实施,都需要基于国际视野。正如民国初年的大实业家张謇所说的,“办一县的事要有一省的眼光,办一省的事要有一国的眼光,办一国的事要有世界的眼光”。上海书展的未来能否走得好,首先就在于我们是否能时时从全球视野的高度去观照他者,审视自我,是否能在国际惯例、国际趋势、国际市场中发现中国道路的机会。

  


因此,我认为上海书展未来发展的首要驱动力就是开放力。

  


所谓开放力,就浅表而言,是空间的开放腾挪。上海书展愿意为兄弟城市和国外同业留出最好的位置、最佳的展位来展示他们取得的成就。而更深层次的开放,则是市场的开放。在实体书店普遍萎缩的情况下,这几年却不断有外省市地区的书店在上海开张营业,上海图书零售市场向所有在上海落地的实体书店全面开放,一视同仁。至于对于新业态产业的扶持,在上海落地的所有企业,不论国有民营,本土外地,英雄不问出身,向来是我们秉持的观念。除此之外,我认为最重要的开放力,是体现在对国际讯息的有效接受,国际观念的融汇理解,国际市场的及时把握,并且有能力有意愿让国际创意能量在上海书展这个大平台上互别妍媸。例如上海书展国际文学周的创设,就是上海书展开放力的一种表现。邀请世界文坛最顶尖的小说家、诗人、批评家及出版家,就共同关心的文学话题展开高层次的跨文化交流。在互动沟通的过程中,完善我们的文化视界,丰富我们的文化感受,让诗歌与小说带领我们奔赴想象力的世界。从根本的层面而言,国际文学周的意义已然超出文学讨论的范囿,而是作为跨文化思想观念交流交锋的范本因此获得不可替代的价值。我们始终认为,真正的开放,是心态的开放,真正的引进,是思想的引进。

  


开放的最终目的是为合作。所以上海书展的第二大驱动力,即是合作力。全球化的时代,并不存在向隅寡坐而可制胜的案例。门窗大开,不能为我所用,终究白开。但上海书展的合作应该有如下几个层次,具体项目的合作,整体模式的合作,产业集群的合作。以2013年11月即将举行的首届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为例,作为目前亚太地区唯一一个年度少儿出版物展览会,也是唯一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的、专注于0~16岁少儿读物内容的版权贸易、出版、印刷及发行等图书出版全产业链的展会,我们的目标就是借此盛会来一次“合作力”的百团大战。超过三分之一的国际展商将莅临展会,相信由此将达成史无前例的国际同业与中国儿童出版界的出版交易数量;在运作模式上,诚邀英国励展集团作为项目团队进入,以国际化市场化方式进行展会模式的深度合作;而循此我们全力促进书业产业链的大整合,使上海成为国际书业合作的中枢,逐步打造“国际版权大码头”,最终实现整个产业集群的中外合作多方共赢。通过国际童书展的实践,我们才谈得上真正介入国际合作的深层次,不仅仅只是一个外围的观察者、可有可无的合作者。

  


既然是双向的合作,就需要我们时刻自我检查,是不是具备我认为的第三大驱动力——专业力。古人云,业精于诚,毁于随。所谓精诚,精者,专业也,诚者,专意也。出版行业是非常特殊的行业,聚焦于人类文明最宝贵的思想,我们需要更多的精诚之士。而全球化的时代,并非一个遍地鲜花盛开的时代,相反它意味着更严酷的竞争与淘汰。何谓专业力?专业力又该在哪里寻觅?为了解答这个困惑,上海书展专设学术出版论坛。出版的专业力,核心与源起皆在学术,这其中反映的是出版人的文化眼光,更是上海书展人文追求的重要体现。设立这一论坛,就是为了向专家问学。诚所谓“大叩大鸣”,专业力的前提是学习力,面对全国最杰出的学术大家,上海书展若不能“善叩善鸣”,不啻当面不识真佛。

  


同时,我个人认为专业力的体现还在于上海书展是否善于学习,是否能快速架构起一支高效出色的运营管理团队。针对前者,我们着力横向比较,为此于今年特意集结诸位上海出版界精英贤达,共同编撰《书的世界与世界的书——世界书业展会:国际对标与中国案例》一书,意在彰显我们取法乎上的信心与决心,瞄准一流的理想和梦想。针对后者,我们倡导“文化的事让文化人来做,专业的事让专业人来做”,在政府实行全程组织、统筹的前提下,对各板块进行专业分工,联合行业内外的专业机构共同实施,各工作机构各司其职,既协同作战,又单兵出击,使得上海书展形成精细化管理,集团化合作,资源开发市场化运作的办展模式,保证了上海书展的开放格局和文化含量,彰显了强烈的海派风格。

  


而在大数据时代,专业力的养成和提升,亦颇依赖于数字力的抉发和强化。作为第四大驱动力,数字力是摆在上海书展面前亟待解决的议题。当前的大数据时代,传统出版无可避免地需要从新自我优化。数字力的强弱与否,本质上是我们对于未来时代变革力量的掌握如何。在我们的思考里,数字力不仅是单纯的纸面出版变为数字出版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挖掘数字出版的创新能量,由此引导整个行业作现代转型。进而,我们的重心还要放在对于全球同业数字化发展的观察和学习上,不仅观其新技术的研发,更要观其如何赋予数字出版以更多的文化含量,由此使得传统出版与数字出版作更血脉交融的无缝连接。

  


在完备好上述四大驱动力之后,我诚意向诸位出版人提出另一大驱动力——钝感力。或许诸位会奇怪,瞬息万变的全球市场,不是更该力于行,敏于心吗?是的,确实应该如此。但我以为,一桩事业的完成,有时更需要一点迟钝与笨拙,换句话说,需要一点执著与坚持。所谓钝感力,我指的是对于浮萍无依的流行文化要迟钝一点,对于喧哗炒作欠缺文化内涵的低俗文化要迟钝一点,对于市场一时的热点焦点要迟钝一点,对于没有文化担当的完全为商业推动的利益诉求更要迟钝一点。只有对这些迟钝,才可能对更该投注热情与关注的方面敏感。就出版人个人而言,是节约了精力,从而专注于更多精品佳作的推出,就整体市场而言,则是让最值得聆听的声音与思想得以彰显,得以放大,得以前排就座。如果上海书展能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以为,钝感力将非常有利于整个书展品牌的打造与提升等。

  


至于第六大驱动力,则是最重要的核心力——观念力。所谓观念力,话分两头,先是观念,再是力。前者是我们能提出怎样的观念,后者是我们能如何去呈现这样的观念。国际化,说到底是一个互动过程,合作过程,交流过程。这就要求我们腹有诗书气自华。必须摆脱此前的“文化材料”输出国地位,力争成为一个“文化观念”输出国。最终能向国际同业传递怎样的思想、表达怎样的声音,才真正决定了我们的出版业站在怎样的位阶。

  


我想,这个能为大家所接受的观念力,首先必须是“中国观念”。易言之,具有中国特色的观念。世界朋友可以在这个观念中找到他们能理解的中国风貌、中国特色、中国味道,可以察知普通中国人的感情、思想、观念,可以触摸到普通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与个人悲喜,可以从中感受到普通中国人对于生活的热望,对于未来的梦想,对于世界的友好,一言以蔽之,我们传递的是正能量的中国观念。

  


而至于传递这份“中国观念”之力,则更促使我们思考如何使其在保有中国特色的同时,复具备世界特质。而这就决定我们必须贯彻前此五大驱动力。依凭开放力提供的广阔文化视野,合作力提供的全球交流平台,专业力提供的一流从业素质,数字力提供的国际技术手段和钝感力提供的干扰自我屏蔽。

  


我们即将面对的未来与我们的过去存在着极大的差异,这种差异并非是程度上的差异,更是本质的差异。我们之前经历的变革时代,都不曾如现在这个时代这么剧烈,也从未像我们即将面对的时代那般机遇与挑战并存。

  


在我们共同许下的上海书展未来发展的三个梦想里,无论是“力争成为城市阅读指南针”,还是“力争成为中国书业风向标”,乃至“力争成为国际版权大码头”,无一不透露出我们对未来的乐观期待与谨慎判断,无一不包含着我们希望经由国际化的发展道路来逐一实现这些目标的良苦用心,无一不显现出我们基于全球视域而探索中国经验的宝贵尝试。我希望上海书展的国际化道路,成为文化领域内中国经验得以在全球化时代滋育繁荣的一次实践,并期冀经由这种实践,使上海书展作为上海市新闻出版局的一大新型综合文化载体,成为一个有力、闪亮、健康的中国符号。

  


(作者系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

  

 

  

 

  

 

  

相关阅读:

  

第24届香港书展今开幕 王家卫开讲

  

东京国际书展中国代表团收获颇丰

  

中国图书亮相东京国际书展

  

15万种精品图书将汇聚上海书展

  

葡萄牙里斯本第83届图书展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