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建言全民阅读立法

  专家建言全民阅读立法

我坐在从德国法兰克福飞往上海的飞机上……穿过了很多排IPad――没见有人读书。”近日,印度工程师孟莎美所写的《令人忧虑,不阅读的中国人》在网上引起热议,不少网友表示,自己就是那个“不阅读的中国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全世界每年阅读书籍数量排名第一的是犹太人,平均每人一年读书64本,在中国扣除教科书,平均每人一年读书1本都不到,而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最新调查结果显示,2012年中国18至70周岁国民纸质图书阅读量仅为4.39本,远低于欧美发达国家。

  

 

  

最近,全民阅读立法已列入2013年国家立法工作计划,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牵头完成的《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初稿,将在网上公开征求意见。

  其实,早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邬书林、葛剑雄、白岩松等115名全国委员就联名提案,建议把全民阅读上升为国家战略……

  

 

  

2013年南国书香节开展之际,我们不禁要问,为阅读立法能否真正抵达阅读社会?正如南国书香节组委会办公室主任、省发行集团总经理蒋鸣涛所言,书香节要力争做“文化摆渡者”,为全民阅读作出自己的贡献。就此,记者采访了书香节上的写书人、出版人、发行人和读书人、书评人。

  

 

  

建议

  

应倡导多读纸质书

  

 

  

在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出版部副总监萧宿荣看来,全民阅读相关法律的出台会对出版业带来直接利好:“中国在普及全民阅读这方面做得比较薄弱,这个法令计划的初衷很好,不单单可以为出版商带来很多直接的经济利益,更重要的是为了提高全民阅读的参与度,我一向认为中国应该以诗书立国。”在萧宿荣看来,阅读立法的内容应该涵盖多方面,实际上的空间很大,“最主要还是应该着重提高阅读量和购书量。我认为,全民阅读立法所倡导的就应该是多买、多读纸质类图书,当然,电子书籍或网络小说也是阅读,但那些都是很碎片的阅读。”

  

 

  

花城出版社社长詹秀敏也非常同意阅读立法,“这意味着以国家战略的高度推进国民阅读,对出版单位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相信在法律的推动之下,公众会更加重视、喜欢阅读。”她表示,有力的措施能够为图书出版单位的发展带来良好的机遇,但同时也对出版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必须要推出更多高品质的图书,以满足日益扩大的读者需求。

  

 

  

建议

  

切勿出现形式主义

  

 

  

北京出版集团今年入驻南国书香节“主宾馆”,集团董事长钟制宪对南国书香节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这个平台可以营销产品、展现企业形象,更重要的是能够和作者、编者、读者近距离交流,南国书香节这个文化氛围很浓的平台就是对全民阅读很好的倡导。”在她看来,阅读立法应该是一部“倡导性法律”,“不论是任何法律,大家都来执行才有效,阅读更是这回事。对于中国国情,它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文化发展还存在不平衡,值得倡导全民阅读,但阅读如果仅仅靠立法来倡导是不行的,它不能取代政府、企业、大众互动的热情”。

  

 

  

在消息传出之后,记者在书香节现场也随机采访了不少市民。一些市民认为,阅读的确是文明国家发展的需要,也是人类的自身需求,但究竟是否应该被列为立法范围,建议政府审慎考虑。从事法律工作的张先生表示,阅读立法的目的在于用“法律化”路径推动全民阅读指数提高,“阅读是非常‘私人’的事情,如果产生‘被强迫’的情绪恐怕没有效果”。他建议,阅读立法更应该在提高市民阅读积极性、读书环境上下工夫。

  

 

  

广东本土作家、时评人、书评人幽壹则担心“立法”的实际操作,“一些地方很容易会出现形式主义,比如说随便设立公共阅读室,或是草草地办一些活动,但实际上是民众并没有从中受益。”正如钟制宪所言,“如果只有立法没有承接,没有扎到泥土里很可能流于形式。”

  

 

  

■专家建言

  

可评选“读书明星”

  

 

  

北京出版集团董事长钟制宪建议:“国家新闻出版总局、中国版协可以创立一个品牌的、全国性的,可以由不同城市、企业承办的活动,对全民阅读的带动和促进会远远高于现在。全民阅读是要踏踏实实去做,如果每年向青少年推荐100本图书,再做诸如评选‘读书明星’,开展交流体会活动效果会更好。”她指出,现在电视将娱乐做到了极致,但文化却没有人动脑筋来做,“现在是一个娱乐极致的年代,但恰恰对读书、对提升社会文化氛围没热情,如果下决心想做这件事,文化创意人应该大有可为。”

  

 

  

重点应放在学校教育

  

 

  

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出版部副总监萧宿荣认为,消除阅读危机,不仅要提升国人的阅读数量,更要确保国人阅读到优质读品,媒体可以作很多方面的引导,比如像推荐好书,加大好书的宣传力度。

  

 

  

华南理工大学出版学院教授赵泓则提出,阅读更是个人的一种生活习惯,习惯又是从小养成的。“全民阅读立法的重点应放在学校教育上。对于中小学,教育要减负、考试要改革,要让喜欢读书的学生真正尝到甜头。各级政府和媒体要共同营造读书的氛围,南国书香节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

  

 

  

发行人要建立特色渠道

  

 

  

花城出版社社长詹秀敏认为,营造阅读氛围是一个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渐进过程,不可能立竿见影,她认为立法应侧重在给公众营造全民喜欢阅读的氛围和条件、提升读者的阅读兴趣等方面,例如,增建公立图书馆,充实学校图书馆馆藏,举办更多的读书活动,让读者可以很容易地找到阅读场所,随时随地享受阅读。同时,她还指出,作为发行人,要在特色渠道建设、正确阅读引导等方面下工夫。加强农家书屋、职工书屋、社区书屋及各类图书馆等阅读场馆的建设,并切实发挥其作用;通过在不同读者群中设立阅读节、开办读书活动、积极推介好书、表彰读书益智先进典型等形式多样的助推形式,让阅读法规落到实处。

  

 

  

本土作家、书评人幽壹则认为,政府方面还是要放开手脚,让市场去发展,尽量不要干涉太多。而读者在选择书籍的时候可以多接收各方面的信息,比如这本书的内容介绍,各位书评人的意见还有网友的意见都可以作为参考的因素,另一方面可以留意部分媒体发布关于书籍排行的榜单。(周豫 黄倩凝)

  

 

  

 

  

 

  

 

  

相关阅读:

  

“全民阅读”立法不是干涉是保障

  

推广全民阅读:国外如何跑这场“文化马拉松”

  

推进全民阅读 政府担纲主导

  

实现“全民阅读”需要文化合力

  

我国将立法推动全民阅读 网上公开征求意见